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EM】差值爱情

>哈佛小情侣,我雅@殷三景觉得很行 身高差的梗,and是锦锦的催更让我搞出了这篇文,大家多夸她x

>也许他们互相喜欢,也许他们并不知情

>EM七周年快乐!!算算我入坑十个月了哈哈好快啊。第一次积极响应周年庆产粮活动,大家一起搞起来(摇头晃脑)

 

 

>>

 

 

Mark有些烦躁。

 

这烦躁不是迎面走来的女孩向他投来“geek”的目光或者强壮的傻大个有意无意炫耀着自己的肌肉从他身边擦过时会引起的那种,而是混杂着难以启齿的羞耻感,几乎让他一头柔软的卷发敏感地竖起来。

 

Eduardo的手正紧紧环着他的肩膀,他比他高上一头,因此Mark就像枕在他臂弯里一样,鼻端被Eduardo身上温暖好闻的气息充盈着。他不知道Eduardo有没有用香水,拿这个考他未免太过分了,唯一能确定,极其确定的就是,Mark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比单纯的不喜欢更让他难堪。

 

两人维持着诡异的“哥俩好”的姿势走了半条街,Mark不动声色地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Eduardo的手臂,不过后者的确看向他,“怎么了,Mark?”

 

“我想起还有些东西没买,呃,一些乱七八糟的,Dustin和Chris也叫我带啤酒回去,我们可以顺道去趟杂货店,就在那边。”Mark拍了拍Eduardo夹住他脖子的手臂,向左前方指。

 

“好啊,我们两个人可以搬双份的量,正好我也好几周没和他们喝酒了。”Eduardo调皮地挤了挤眼,果然顺势放开了Mark。

 

他的动作是如此自然,Mark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懊恼地想,为什么他和Dustin,和Chris勾肩搭背的时候就不会有这种感觉?Eduardo比他高出不少,但他的舍友们也并不矮啊。

 

“走了Mark。发什么呆,大天才?”Eduardo走了几步回过头笑他,Mark回过神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

 

他们提着巨大的购物袋回到宿舍时Chris和Dustin都不在。

 

Eduardo猜想他们是去外面打篮球,虽然已是傍晚,但Mark的舍友们偶尔会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参照物显而易见),而不是宅在房间里。Mark则认为那两人去了派对,也许是个随便取了什么名字的活动,哈佛经常有派对,像宝藏似的藏匿在校园各处,运气好的话就能碰上漂亮女孩和鸡尾酒和乱哄哄的人群。Eduardo走到窗边探头看了看,被冷空气冻得一缩脖子连忙关上窗户,不得不承认Mark说的有道理。

 

“真不巧,”Mark言不由衷地说,蹲下身把啤酒一瓶一瓶拿出来,“看来‘啤酒之夜’临时改了地点而我们是没有被通知到的两个人。所以,接下来干什么?”

 

“嘿,等等,”Eduardo握住被Mark打算搁进冰箱的酒瓶瓶身,“啤酒还是冰的。别浪费了它。”

 

Mark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见后一句话,他犹豫了短暂的一秒,在去跟两位舍友会合vs与Eduardo独处几个小时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Eduardo看起来也是这么想的。Mark坐在地上从袋子里拎出六瓶啤酒,Eduardo起身拿来了开瓶器精准地扔在Mark怀里。

 

“Cheers。”

“为了什么?”

“为了一个普通的冬天的晚上。”

最后一对酒瓶与酒瓶轻轻相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Eduardo说完一句傻瓜似的话后自己也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相当近,类似于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从这个角度Eduardo的视线能从Mark的额头前一缕翘起的卷发抚摸下去,到深陷的眼窝和上挑的睫毛,描画过高挺的鼻梁,最后停留在红润的嘴角。

 

Mark没有回他,于是Eduardo也不再说话。如果沉默也分类别,这种可以命名为"无论持续多久都可以"。

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只有窗外的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作响。灼热的视线从自己上方传来,并持续传递着热度,Mark察觉到了,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不去想这代表着什么。属于另一个人的呼吸沉沉地落在他发稍,和他的呼吸声相应和,后来他在如此安详的气氛中睡着了。

 

大约一个小时或两个之后,一只手不太温柔地拍醒了他,声音的主人听起来也是迷迷糊糊的:“Mark,醒醒,Chris回电话给我了。他叫我们过去……还说我们一定不能错过今晚的派对。”

 

*

 

“一定不能错过?”半小时后Mark臭着脸站在大门口不愿再往前一步,和欢乐地跳着舞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Chris,一天不见你的品味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

 

Chris在不远处冲他揶揄地耸耸肩,转头投入到与舞伴的交流中去。“别废话了Mark,”Dustin凑在他耳边大声喊,“这是交际舞会!去找个漂亮的舞伴跳舞吧!”他随后被一个可爱的女孩野蛮地拉走了,毫不抵抗看起来还挺享受。

 

舞曲的旋律激烈地响彻会场每一个角落,Mark的头被吵得发疼,不由得愈发想念刚才静谧祥和的时光,他转身想找Eduardo吐槽一下,却发现后者的身影不知何时被淹没在人群中。Mark茫然四顾,试图从黑压压的人群中辨认出一个认识的脸,没有。他徒劳地试图冲进人群,差点被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撞得仰面摔倒。

 

一只手及时从背后托住了他。Mark惊魂未定地抬头,那双熟悉的棕色眼睛正俯视着他,脸上同时写着庆幸和恼怒:“你就不能有一会照顾好自己吗?”

 

“我不知道你去哪了,你一句话都没说就玩原地消失,”Mark申辩道,“难道这是我的错?”

 

他不知道这句话哪里取悦了Eduardo,但总之那张脸上的恼怒消退了。会场里的音乐又换成了一曲悠扬的探戈舞曲,Eduardo扶着他的肩,深吸一口气:“要不要,跳支舞?”

 

“什么?”

 

一只手绅士地向他递了出来。

 

“……”

 

Eduardo喝多了。Mark想。我应该也喝多了,为什么不立刻说no?

 

很明显,这是个陷阱,你见过类似的程序它们的开头总是跑得完美无缺几乎让你跳起身感谢上帝,接着你就掉入了无底洞,一个for循环的bug,整个东西都被打乱那就有的受……

 

Mark的脑海里大响警铃,随即他的额头迎来了一个湿润的温柔的印记。

 

噢,一个吻。

 

警铃声磕磕巴巴地顿住了。Mark眨了眨眼睛,仰脸看着Eduardo棕色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轻柔的声音在他耳畔低低地道:“Mark,和我跳舞吧。”

 

他的声音是如此之低,只有Mark一人能听见;又如此响亮以至于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比这一句更隆隆作响。Mark脑中的警铃不知不觉换成了滴答摇摆的乐曲,他僵硬地将自己的手放在静候着的手掌上,大胆又刺激的感觉席卷全身,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悄然打破了。

 

*

 

而后悔是绝对的。

Mark眯眼看着Chris和Dustin忘情地模仿着那晚他和Eduardo的舞步,说出了这周第十七次威胁的话:"你们再敢来一次,我就黑掉你们所有的期末论文。"


"哦得了吧Marky,"Dustin风骚地抛了个眼儿,毫不害怕,"你的英勇事迹早就传遍整个哈佛了。"


Chris也憋着笑点头:"校园网几乎瘫痪了,恭喜你,英雄。"


上帝,看Mark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一大享受,尤其是因为他是自作自受的时候。Dustin和Chris可一点也不同情,甚至给录下那段视频的人狂笑着按下了Like。


等等。Mark盯着他们一字一句地说:"你们之前也一起跳舞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


"为什么只有我和Wardo被传得乱七八糟?"


Dustin吃惊地看他:"因为有,且只有你们,像对他妈的情侣似的!Mark,没人告诉过你这个吗?"

*

Mark冲进雪地里时忘了自己还套着拖鞋和短裤,他像只被击中的鹌鹑一样蹦哒了好几下,又咬着牙跑向Eduardo所在的教学楼。


此时正是经济系上大课的时间,Mark气喘吁吁地一口气爬上六楼,说不清自己更希望见到Eduardo还是不见到他更好一些。但最终他还是见到了人,差点刹不住车冲到Eduardo前面去。


"Mark?你怎么来了?"Eduardo睁大眼睛,"你的腿......?"


Mark没等他说完话就直截了当打断道:"Wardo,你喜欢我。"


他没有用问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Eduardo的表情,让后者产生了一种自己是程序而Mark正在验错的错觉。Eduardo几乎大惊失色,脑海中一片空白。但Mark的眼神里没有任何厌恶或者疏远的情绪,仅仅坚强地等着他的答复。这多少让Eduardo的心离地面近了些,他慢慢地点了点头。


Mark看着Eduardo,站在矮几阶的楼梯上他只能仰着脸,心里的烦躁不安随着Eduardo缓慢的动作被奇迹般地抚平了。他突然想,也许一切都不是因为Eduardo的身高,也不是因为他居高临下,Eduardo也许高也许矮也许胖也许瘦,起重要作用的却始终是别的东西。


Mark如释重负地弯了下嘴角。说出的话却是:"这不公平。"


"......什么?"


于是卷发的男孩噔噔噔跑上楼梯,在Eduardo困惑望来的目光中重重亲了下去。他们嗑破了嘴唇;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无疑是极其成功的一次亲吻。




End.

评论(29)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