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为什么大家都很丧......???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一个人早已跳下船向前走了另一个还在想念七年前对方言笑晏晏,感情的表达方式分很多种,不同性格的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更多了。指望卷像加菲那样坦诚又热烈地说啊是的我曾爱上他,还不如指望他也戴上假发在舞台上热舞......起码后者在他的敬业范围内可以容忍而前者是他的私事。
Summer camp很好,我觉得足够好了,因为事后仔细想我最怕他说Andrew是个好演员也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偶尔还会联系,不,因为TSN那段时光太好现在没法相提并论,他那么真心才会说it was a good time。现在他们还会去喝咖啡,不够好吗?是的。那时他们每天腻在一起,事业与生活都在彼此身上耗去大半,你要怎么说现在能跟那会儿相比?
与其说卷老师move on,我只认同是生活move on了。现实就是这么无奈啊,他们被迫分离跟我们与特别要好的朋友考到不同省份不同国家一样。我仍然偶尔特别特别怀念我在国内的朋友和一起捣蛋的时光,我会说it was good...I mean really good。但is呢?is我不会说,要我说什么呢?
可能的确是幽灵船,但这船永远也不会沉因为它留下的痕迹如此之深刻而美好,他们会带着它走下去。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