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EM】我不打算跟你做大学舍友,但你也别想赢

他们还在吵架,他们那件事还没翻篇,但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了。既然人类可以和汉堡可乐相安无事地处在一起半个世纪,没道理Eduardo和Mark不能一边恨着对方一边保持情侣关系,起码他们摩擦过后不会发生碳排放量变高等一系列环保问题。

 



双人床明显是Eduardo的主意,Mark一开始根本没有考虑到他们会在选床上有分歧,按他的思路卧室只要有两张床,一张桌子和插座就足以满足。但Eduardo难以置信地瞪了他一眼:“Mark,我真不敢相信那是我们以后一起生活的地方。”

 

“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在生活场所要维持简约这一点上有共识。”

 

“没错,我也不喜欢太复杂的装潢但是——”Eduardo说, “我也不希望生活得像山洞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这并不算什么艰苦的条件,不过,”Mark意有所指地盯了一眼他身上整齐的三件套,“如果你想,我们可以再添一个沙发以备不时之需。”

 

“在卧室?什么时候我们会有这种需要?”Eduardo看他的眼神就像在说天啊你竟然以为我会赶你去睡沙发和天啊不要再提任何关于吵架的情侣总有一个得睡沙发的字眼,没有,不可能,不吵,你闭嘴。

 

鉴于此时还处于那场惊动民众的官司后不到两年的时间,Mark的神经难免变得比之前敏锐了许多,谢天谢地,他看着Eduardo的眼睛乖乖闭嘴了。

 

两人沉默地站在一众手拉手的情侣温馨地走来走去的家居城里,沉默地打量着面前各种款式的床架。也许这个时候有个和蔼可亲的导购小姐插话进来会是恰当的时机,但在一对Prada配帽衫的同性情侣中间?不,暂时没有哪个导购小姐能鼓起这样的勇气。

 

“我们应该有张双人床。”最终Eduardo轻轻打破了沉默。

 

果然,这次换作Mark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他:“像对黏黏乎乎的夫妻一样每天晚上面对面抱在一起或者弯成Spooning的形状后面顶着前面的屁股……这样能有什么好处。”

 

“因为我们就是那种关系!”Eduardo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该死的Mark总有不好好说话的本事惹他生气,“我们就应该——不然我要像住在大学宿舍里边一样每天早上跟你隔着床问早吗?”

 

Mark思考了一下,Eduardo猜他甚至可能估算了睡在一张床上做 | 爱的时间会不会溢出以至于影响编程,但他尽量控制了自己的思绪以维持平稳的心态。然后几十秒后他终于听见了一个还算令人满意的答复:“那确实有点愚蠢,前一个想法也不怎么样。好吧。”

 

那么,就是双人床了。Mark不露痕迹地后退半步站在Eduardo身后一点,他以前很少考虑生活琐事,不管在哪里睡觉就是睡觉,一张床和一张双人床毫无区别——但如果那张床上还躺着一个Wardo就大不一样,意味着晚上可能会有些不同于以往的特殊活动,还有黏黏乎乎,最后暖烘烘地抱在一起。CPU过热只会让电脑停机,Mark一直对操作系统的基本原理抱有敬畏之心。


他的脸有些控制不住的火烧火燎,或许是因为他乱七八糟的想象,甚至更早之前Eduardo生气的那句话。不管哪种都让他觉得有些超过了,站在满地情侣的家居城跟男朋友一起选情侣床和床上用品?即使他戴着帽子也有种被路人看透了的尴尬,和下腹升腾起的不明不白的热辣感。


这种感觉终于在Eduardo站在一片花花绿绿的床单前主动朝导购小姐露出一个微笑时达到了顶点:“是的,我男朋友的眼睛是蓝色的,所以我想尽量选一个靠近的颜色……”


格当,Mark的CPU过热了。




Mark在Dustin和Chris来拜访他们的新住处时Dustin爆发的大笑毫不惊奇。人生有几个太过于了解你的朋友就这点不好——即使你不说,他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你的私人住宅里哪些布置是出自你的脑子,而另一些明显是另一个人的风格。

 

“老天,你对Mark的影响真够大的,Wardo。”Dustin看着眼前几乎堪称温馨的住所只能大力拍着Eduardo肩膀感慨。“我最喜欢你们卧室里那张深蓝色的床和浅蓝色的沙发,简直充满了后现代主义的隐喻。”

 

Mark正在另一边和Chris说着话,Eduardo看了他一眼,只能牵起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没有什么能展露心情的表情了。“是啊……你知道的,Mark毕竟是Mark。”

 

1 vs 1,Mark never lose!




Fin.


沙雕小段子……我是太久没来撒土了,所以摸个鱼抛砖引玉!

蓝色是卷眼睛的颜色,浅蓝是卷最喜欢的颜色。

没有别的梗,就这么浅显的沙雕(喂)

评论(1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