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卷的亲亲

我是住在海港并且爱你的人

不会写文
To&for Jesse

【授权翻译/TSN/EM】年轻时我们密不可分

Title:In Our Young Days We Were Skin And Blood

Fandom:The Social Network(2010)

Relationship:Eduardo Saverin/Mark Zuckerberg


Summary: 当你见识过足够多的律师,你会开始觉得自己老了。



>>


这不是真的。这不会是真的。


这不是真实的,横跨过光滑的木制长桌,死水无波的一双眼睛,无畏如Mark也不禁避开了它们的视线。天空苍白多云,而坐在他们周围的人们在交谈着。关于他。关于Facebook。关于4年前,当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这两个名字还不分上下,不分你我地出现在发行人一栏上的时候。


Eduardo正谈到他。


”所以那时我很疑惑为什么他来找我,“他说,”而不是他的室友,Chris Hughes和Dustin Moskovitz——他们才是程序员。“




这都不是真的。


随后,Mark掏出他的手机,发了条简讯。你现在住在哪里?


几分钟后,Eduardo回道,我们不应该联络。我不在乎Dustin把我的号码给你了。


所以现在[权限未被授予]咯。不管怎样,Mark最终发现,即使询问Dustin或者Chris是个迅捷多了的方式,即使他的笔记本电脑有电线而无止尽的网络遍布加利福尼亚州遍布美国遍布全世界——他还是亲自去了Eduardo的酒店房间。


”我告诉过你我们不应该联络。“Eduardo说完就把门在他脸前摔上了。


”Eduardo.“Mark不管不顾地敲门,”Eduardo.”


“滚开,Mark。”


Mark继续敲门,他大概敲了整整五分钟。Eduardo飞快地打开了门,Mark差点跌进去。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Eduardo的声音很不自然,“我们正有一场诉讼。我在你。”


“对,”Mark说,“我知道。”


“你究竟想要怎样?”Eduardo问他。




这不是真实的。


Sy陈述道:“你曾经被指控虐待动物。”


Mark差点笑出声。这件事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但Eduardo还是脸色苍白起来。


“上帝。”在他重新陈述这件事之前,他低声嘟囔了一句。


他看上去十分屈辱;Mark从来没见他这样的神情。即使是那一天,Eduardo也只是介于困惑和歇斯底里两者之间,那对Mark来说更有趣一些。


他思考着房间里其他所有人听这些会想到什么——创建Facebook和迫使同类相残。这听起来像小说里戏剧化的情节,但Mark知道这是真实的。这就是他和Eduardo的人生。这是——


“你告诉你的律师我虐待动物?”Eduardo终于肯和Mark说话了。


Sy抢在Mark回答前说:“不。我们的诉讼律师对于找到一篇哈佛大学的报道是手到擒来。事实上,当我们提出这件事时,Mark还为你辩护。”


这应该是小说里的另一个片段,Eduardo冰冷生硬的视线,Eduardo的厌恶,Eduardo的谎言。


Mark耸肩,说:“Oops.”





这不是——



后来(后来的后来)Mark说,“我希望你没有让我道歉的念头。”


“耶稣基督啊。”Eduardo喃喃。他没有转身。


Mark向前迈了一步。


Eduardo感到天旋地转。他抓紧Mark的胳膊,像一艘乘风破浪的船一样迎了上去。他们唇齿间发出的声音回荡在音响效果很好的房间里,让他们和墙壁之间的距离显得清晰无比——或者应该说他们和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在旋转,所有的东西都静止,因为这里只有他们,只有他们的嘴唇,只有他们的手。


手指挣动着,摸索着,嘴与唇,舌与齿,Mark小心翼翼地侵入了Eduardo的口腔,而Eduardo一边吻他一边拽开了Mark的裤子拉链,他吻得如此用力,牙齿深深陷入Mark的下唇瓣里,Mark没有抱怨,但下唇染上了一点猩红的痕迹,Eduardo舔去了那点红色,轻声嘟囔:“Shit”。而Mark说了句“Fuck”。因为,这个词,对他们来说简直……


肌肤相接,喘息,喘息,喘息


Eduardo的灼热抵在Mark的股间,Mark勉强伸出手触碰了它,渴望坐在Eduardo的膝上或是怀里并且呻吟着“Please”和“Wardo”和“Fuck,yeah,”“Fuck,fuck,fuck——”




Mark叹了口气。


Eduardo最终飞去了新加坡。




这不是真实的。

这不是真实的。

这不是。




*原文 by aroceu 太太

*感谢  @未知 太太推文 !

*为了不被屏蔽……有的词我没翻,你们懂得x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