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授翻/TSN/EM】只有跟你的爱情能做到的那件事

Title:just how your love can do what no one else can

Summary: 一切始于Mark和Eduardo看了五十度灰的电影

原文 by aroceu

uh oh uh oh uh oh oh no no系列之一

 

>>

 

想出坏点子从来就不是Mark的特长,从今天起他要说这都是Eduardo的锅,因为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是那个建议去看《五十度灰》首映的人。不过说实话,他不会说之前他一点都不好奇,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和Eduardo在床上只比“实验阶段”强上那么一丁点——他看过影评,听过不少抵制的声音,但对这种恶评如潮的东西总是保持着一种病态却相当奇妙的愉悦感。看糟糕的电影然后从头评论到尾是他的兴趣之一,不像Eduardo喜欢享受事物并且说,闭嘴Mark,她的发型没那么糟糕,那只是八十年代款的。

 

但阅读一本满是拙劣色|情描写的书就太不值当了,所以当电影上映后,他和Eduardo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一致,决定情人节去看这部电影然后嘲笑所有荒唐的情节。因为即使Eduardo通常不喜欢看烂片,他也不是个无聊的人。Eduardo也常常喜欢从荒谬的事情中取乐,而不只是坏事。

 

从电影院走出来,他们同时意识到这是个极大、极大的错误想法。

 

“他们究竟在——”Eduardo打破了沉默。他咬着下唇。

 

天幕漆黑,挂满了星星,在“Mark,这是二月而二月还是冬天呢”的坚持下Mark穿着Eduardo的夹克。Mark已经逐渐习惯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天气,尤其是住在近海的地方,但Eduardo老是对Mark唠叨不能在五十度天气下只穿T恤和连帽衫。

 

“那部电影里面没有任何东西有意义。”Mark说。

 

“音轨还不错。”Eduardo补救道。

 

“他们也许只是试图掩盖这个电影实际上有多烂。一点帮助都没有。”

 

“你说得对。”Eduardo叹气。

 

*

 

嗯,这就是这件事的结局。或者至少在Mark的想法里是这样,因为他只愿意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个可怕的电影上,甚至少于一部恐怖片。生活继续,他忙着Facebook,Eduardo在家里工作,所有事都很顺利。

 

直到有一天Mark在Eduardo身下双颊通红,气喘吁吁,彼时Eduardo刚把一根手指探进Mark体内按压,指节全部没入,一边啃咬Mark的锁骨,Eduardo一边道:“不要碰你自己。”Mark在面对Eduardo时分外好说话,何况他们在床上,何况也没人要动他的电脑,因此Mark说:“好。”

 

结果Eduardo很快让了步,他又放进一根手指,当他用力按压Mark的前|列|腺Mark哭喊出声,Eduardo把他逼到了悬崖边际,太快太迅疾。当Mark冷静下来,他意识到他需要点什么。

 

好吧,你看,他和Eduardo玩过食物play,还是Eduardo生日的时候,Mark拿出一罐泡沫奶油,把它挤在Eduardo手上并说:“随便你放在我身上哪里”时Eduardo完全被迷惑住了,结果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喷了一大块在Mark头上。后来Eduardo找对了方向,结果就是他不得不帮Mark洗澡因为Mark累得动不了——对他来说实在困难。Eduardo一旦懂得一件事就会很有创造性。

 

他们也用过冰(令人满意的体验),蜡烛(用得不多,只因Eduardo低估了Mark的乳|头多么敏感),有一次Eduardo甚至给Mark买过长筒袜,然后Mark出席了一个跟维多利亚的秘密,金门大桥,模特儿有关的什么东西。Eduardo曾经设法让Mark叫他“sir”,但Mark控制不住要嘲讽一番,他们就放弃了那个念头。激烈的性|爱是他们永恒的主题,因为Mark喜欢和Eduardo争辩而Eduardo喜欢尝试着控制Mark,所以一切都很和谐,沟通良好,很棒。

 

但到真正建立起主导者之类的角色时,Mark意识到他给予的不够多,或者Eduardo付出太多了。所以一天他找到在餐桌上浏览文件的Eduardo,在他面前放下电脑,说:“我有件事要宣布。”

 

“你一直这样,”Eduardo心不在焉地说,从双手中的一份文件看到另一份。

 

Mark一只手放在Eduardo的文件上以引起他的注意。“我是说那部糟糕的BDSM电影。”他正视Eduardo说。

 

Eduardo抖了抖。“别提醒我,”他说,把文件从Mark手下和桌子之间拽出来,“我再也不想想起它了。”

 

“对,但你看?这才是重点。”Mark坐在Eduardo对面,手肘交叉放在电脑上。“那是对BDSM一种劣质的展现方式,所以才有了这么不像话的电影。”

 

Eduardo的视线重新回到文件上之前踌躇地看了他一眼,“你究竟想说明什么?”他小心地措辞。

 

“我们可以比它做得更好。”Mark说。

 

Eduardo的眼眸彻底变得深邃,他没有叫Mark停下来。所以Mark继续说:“你可以当那个Steele,而我是那个长什么样来着的Anna——”

 

Eduardo呛到了。Mark认为也许他让Eduardo兴奋了(虽然过去每次Eduardo一兴奋都会变得非常固执);但随即Eduardo偷笑起来:“你现在要穿铅笔裙和高跟鞋吗?”

Mark严肃地思考了这句话。“嗯,”他说,“如果你想要我做。”

这就是一切怎么开始的。

*

Mark穿一件扣上纽扣的衬衫,极少数他自己的衬衫之一(Eduardo坚持说如果Mark穿他的衬衫会显得不够正宗),熨烫过的长裤,他的头发洗得干净清爽,这不太寻常,大多数时候Mark都懒得麻烦。

他叩响Eduardo办公室的木制门。Eduardo的声音传来:“进来。”

今天Eduardo穿着全套西服,那种他只在真正盛大的商业晚会上穿的晚礼服,让他看起来成熟得有四十二岁而不是实际的三十出头。因为这些年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清瘦,西服外套黑色宽阔的肩膀恰到好处地适合,弘二头肌的部分明显更加紧致,他的头发抹了发胶,但不是那种恼人的头盔式头发。Mark嘴里立即分泌出唾液。

他整理自己,清了清喉咙,从Eduardo办公室的走廊里犹豫地走过去。“你想要见我,Mr.Saverin?”他尽最大努力放轻声音说。

Eduardo正在手提电脑上做事,Mark一出声他就开始认真工作。Mark皱眉,有那么一秒想着事情不太对——但随即Eduardo就换了一副表情,他他妈的爆笑起来。

“哦我的天哪,”他喘息着,看着Mark又开始忍不住笑意。“抱歉,但你刚刚居然叫我Mr.Saverin。”

“那个叫Amanda还是什么的叫那个男的Mr.Steele。”Mark生气了。“这是我从整部他妈的烂电影里记住的唯一一个名字!”

“我知道,”Eduardo安抚道,尽管他听起来十分愉悦。“呃——继续。”他还在笑。

“如果你继续笑我我就没法继续。”

“对不起,只是——你怎样一边说这个一边保持这么正直的表情的?”Eduardo朝Mark看了一眼又笑起来。“你还拿着一本Harry Potter——作为我的秘书!”

“它看起来像文书。”Mark尖锐地说,即使它看起来不像;这本书比文书大多了。

Eduardo傻笑了一下,这会儿他已经能够平静大部分脸部肌肉了,谢天谢地。“我们可以继续了。”他说,“来吧,Mr.Zuckerberg。”

Mark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继续他的台词和角色。

他们跳戏了五次,但最终Mark趴在Eduardo的办公桌上,皮带的金属部分被压在Mark的大腿|根后,所以Mark就将其视作成功了。

End.

评论(2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