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授翻/TSN/EME无差】我们之间也许网络连接不畅

Title: and you might have network connectivity problems

Fandom: The Social Network (2010)

Relationship: Eduardo Saverin/ Mark Zuckerberg

Summary: Mark和Eduardo要不是被汤姆·哈弗福德念的魔咒“chickie chickie parm parm”重新连接起命运,要不就是网络让他们重逢。太可惜了,他们都是匿名的,还是在LiveJournal上。

原文 by talia_ae


>>


Dustin是第一个让Mark看《公园与游憩》的人。他有意解释得又简单又复杂:这部剧处处都是笑点,Mark的生活中显然缺乏幽默感;而且如果Mark能看着阿兹·安萨里(注:汤姆·哈弗福德的扮演者)念“chickie chickie parm parm”而不露出一个笑容,刚好可以证明他没有灵魂。


所以这有点像某种测试之类的。Mark不怎么清楚,自从《天使》被下架之后Dustin就没做过这种事了,他就像一个容纳了史诗级忧郁的集合。


他也许更应该用Netflix(注:一家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毕竟几张乔治·克鲁尼的影碟已经在他的咖啡桌上堆着不动不知多长时间。


他一周内看完了前两季,然后在Hulu网(注:一家美国的视频网站)上飞快浏览完了后面的。他喜欢这部剧,这简直不可思议。干得漂亮,Dustin。


不过这件事也没有产生什么后续,直到Mark在网上找了些艾米·波勒(注:一个女主持人)的访谈并回到LiveJournal上打开日志。


哈。他差点忘记(试图封闭在记忆里的)一件事。


好吧。他可不蠢。在Erica和他彻底玩完之后他已经把用户名改成了markthetwain。无论如何,让别人认为他是个马克吐温的粉丝总比让另一条跟Zuckerberg有关的双关语出现要好,长远来看还会使他显得有礼而谦逊。


他在LiveJournal周边点击了一阵子——说实话他只是无所事事——使得他不再去想很多事,除了一场对亚当·斯科特的采访,关于《公园与游憩》。采访者提到了同人文,亚当·斯科特问那是不是个不入流的爱好。Mark不得不承认,他的小爱好有那么一点刺伤他的自尊心。


——


Eduardo只在Dustin发他链接,而他也正好厌倦了工作时看看视频。


不幸的是,这件事经常发生。当工作内容大部分就是阅读经济简报,思考怎么使自己的百万投资升值时,你会更容易打开电视看《周六夜现场》节目。或者是看《捉鬼者巴菲》和它的续集《天使》,然后花两个小时听Dustin在电话那端同情可怜的科迪莉亚。


结果Eduardo在严肃考虑要不要买《老友记》全集影碟时突然发现了 罗恩·斯旺森(注:《公园与游憩》里一角色名)的有趣之处。


所以他有点上瘾了。


因为他碰上了最好的时机,剧场版放映正好在夏休期。新加坡的天气炎热到不舒服。当Dustin发一大堆质量上乘的同人文链接给他(也许Mark有插手让Dustin做过什么?),他看了。


——


七月中旬Chris从纽约打电话来。


“Mark,”他说,“Hi。”


Mark眨了眨眼,“Hi。”


“Dustin刚发消息给我,”Chris说,Mark呻吟了一声,他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回家去洗澡,拜托。你是成年人了。我不应该再来提醒你基本清洁问题。”


“照片标签那部分需要更新代码,”Mark说,但他已经能想象3000里外Chris在摇头了。


“不要整周末都在工作,”Chris回复。“我不再为你工作了所以你没法威胁要炒掉我。这是个命令。”


Mark翻了白眼,但两小时后,他离开了Facebook的办公室。


外面正是白天,天空非常蓝。


随便吧。那他就继续去看电视,等到不再觉得欺骗了Chris的最后通牒时再回去解决代码的问题。


这完全是无聊导致的(还有外面的阳光——Dustin想他晒成一只龙虾吗?),这个悠闲周末的15小时后,Mark发现自己开始写同人文了。


怎样?反正这是在网上,而他的IP没有人追踪得到。


与哈佛相连接的各种路径也是仅朋友可见,他在LiveJournal上可没有什么朋友。


嗯,很稳妥。


——


Eduardo发现大部分的同人文都不可思议地引人入胜。他花费了许多时间到处点击看看,也情愿读一个两万字的故事。这真是奇妙。


大部分都登在LiveJournal上,Eduardo依稀有点好奇Mark是否还保留原来的账户。


不可能的吧。绝对不可能。网络这东西就像白纸黑字,一旦有了痕迹就很难销毁,但Mark很聪明。他可能早就删掉了一切。即使他自己不愿意,他的律师团队也会强迫他这么做的。给别的什么人机会去Google浏览器缓存里挖掘信息。


可能吗?


——


Mark从很小的目标开始做起。他的一周挑战就是写百字短文,篇幅不长,从没超过两百词。他知道他不是个烂写手,但他毋庸置疑更擅长编程。他得注意字里行间的语法,检查自己的描写方式,还得小心对白的措辞。码字远不像编程一样非黑即白,而且表达的方式要多得多。


不过,这确实是个消磨夜晚时光的好方法,和一台手提电脑一起蜷在他那张超大的沙发里边,几个夏天前Dustin逼着他买的立体音响放着电子音乐,那时他们随意得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他写得越来越好。他不再发一发完结的短篇,而是开始更新长篇。


有人开始评论他的文章,不因他是Mark Zuckerberg,Facebook的创建人,而是因为他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人物而且写得不错。


这有点……让人上瘾。可能在往最好的方向发展吧。


——


Eduardo告诉自己,既然他并不会过度沉迷于什么事情,他也许可以匿名去看同人文。这完全是可行的。他不会因为在网络上匿名而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什么的,虽然有时他点进Mark的Facebook主页时会有那种感受。


那真的很少发生,Eduardo觉得有必要指出这一点。事实上只会在他喝醉时发生。


随他怎么说吧。


他不打算参与到事情本身中去,不过某种程度上只看文不留评几乎算作没有礼貌。他创建了个叫“robotchicken”的账号,留句“写得真不错”的评论,或者评论他喜欢这种人物描写并不会有任何损失,对吧?


当然是了。积极正面的加固印象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他可以鼓励作者写更多,他也会花费更多时间在上面。


(有可能他需要重新编排做事的先后顺序了。)


有的作者回应了他的评论,有的作者不回。只有一个作者在评论区跟他对谈起来,这个作者的用户名叫markthetwain,他写的文章让人啼笑皆非,Eduardo总能看到喷笑出来。这个作者态度公正,近来十分高产,会感谢评论还会建设性地给出批评意见。


robotchicken:你总是写得这么好!我真心喜欢这里的情节,希望原剧开播时真的能有这样的故事发生:D


markthetwain:谢谢评论。写这个很有趣,即使全是我想象出来的。然而基于最近的剧透,我觉得这可能刚好跟会发生的情节相反。


robotchicken:那可真叫人难过!也不是说Ben和Leslie就一定要走到大结局,但能看见他们开心就是很好的事了。


markthetwain:他们只是虚拟人物…不过我完全同意你说的。虽然我想念Justin。


robotchicken:什么???Justin太文弱了。Ben才是个男子汉呢!


他们就这样傻乎乎地交谈。不过感觉不错。感觉很真实、Eduardo逐渐开始盼望着和这个人在网上聊天了。


他的感情发展得很慢热,但最后他把markthetwain添加进了他的好友名单。


——


出乎Eduardo的意料,Mark点了同意。


——


Eduardo已经重读了一遍markthetwain写的所有东西,因为他飞快地完成了自己的报告。于是他就有余下的白天和整个晚上,所以他退回以前他们常用的写日志的路径,漫不经心地点击着所有他知道是仅朋友可见的,直到他看见了它。流转经年,早应被尘封在档案里的一切。他本来觉得自己有点像跟踪狂,试图找到这个完全素不相识的网络作者的信息。


除了这个。


他没有——这不可能,这一定只是个玩笑,一个愚蠢的玩笑,一个Dustin黑进电脑搞的破坏;也许这他妈就是Mark为了取笑他搞的破坏,如果有任何人能做到这样那一定是他,但是——


屏幕上的字母就是罪证,干净利落的黑色映在白色的背景里,他盯着它们,就像看到了奇异的文字幽灵。


erica albright is a bitch,五个词,如果算空格刚好25个字,就是这五个词,在上一个五年多以前,他妈的改变了Eduardo的整个人生


erica albright is a bitch,而markthetwain是Mark,Facebook创始人,一个杰出的混蛋,他的前·最好的朋友。


他点进他的朋友列表刷新了一次,markthetwain——就是Mark——刚刚回复了一条评论,意味着他此刻在线。他又点开了Facebook。他和Mark不知何故仍是Facebook好友,他既没有把Mark从列表移除,Mark也不会黑进他电脑以确认他还待在列表里。(这么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那是他的网站,一些狡诈的公关也许告诉过他做这些好让文件对他们更有利。)


他点进聊天窗,点击Mark的名字,然后开始打字。


——


你收到Eduardo Saverin的一条新消息!


Mark眨了眨眼睛,然后点击那个闪烁的窗口。


这可真是没想到。


Eduardo Saverin: markthetwain?这比zuckonit好不到哪去。


Mark Zuckerberg: 艹。


Eduardo Saverin: 是啊。我也这么想。艹。


Eduardo Saverin: 顺便一提,我是robotchicken,如果你还没意识到的话。


Eduardo Saverin: 我以为你早就把哈佛的那些路径删了。


Mark Zuckerberg: 我设了个人可见。或者我以为我设了。你怎么找出来的?


Eduardo Saverin: 你加我好友之后我到处点了点。你肯定漏下了一个。


Eduardo Saverin: 你差不多算是个好写手。


Mark Zuckerberg: 这不是重点,eduardo,但谢谢。


Mark Zuckerberg: 艹,别跟dustin或者chris提这件事。别跟任何人说。


Eduardo Saverin: 事实上这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你知道的。


Mark Zuckerberg: 我知道。妈的。


Mark Zuckerberg: 我们应该把账号都删掉。及时止损。


Eduardo Saverin: 直接停止,没错。最好是我们从来没交谈过。


Mark Zuckerberg: 从技术层面讲我们有。我们有聊过。关于那个电视节目。但我们现在还在继续聊。


Eduardo Saverin: 也许是因为我想停止了。因为是你,好吧,这听上去难理解吗?


Mark Zuckerberg: 我想不是。


Eduardo Saverin: 很好。


Eduardo Saverin: 等等。


Eduardo Saverin: 和解之后,我不是有跟你解除Facebook好友吗?


Mark Zuckerberg: 是的。


Eduardo Saverin: 你有,呃,偶然加我回去吗?


Mark Zuckerberg: 没有。


Eduardo Saverin: 这怎么可能?


Mark Zuckerberg: 你只是在页面上屏蔽了我。你并没有完全意义上地删除我。


Eduardo Saverin: 噢。


——


他并不真的那么想删掉LiveJournal的账号。


即使他应该那么做。


还有Mark。Mark也应该那么做。


这样——这不好。


——


Mark给他发了消息,现在Eduardo明显开放了沟通的桥梁,尽管他说他想跟Mark说话。而Mark明显是忽略交流时不要跨线的那个人。


Mark Zuckerberg: 谢谢你夸我的文章,还有你留的所有评论。


Eduardo Saverin: 那会儿我是真心那么想的。


Mark Zuckerberg: 所以我说谢谢。


Eduardo Saverin: 我们不应该聊这个,Mark。


Mark Zuckerberg: 这是在网上,wardo。以前有个人曾经告诉我,所有在网上留下的踪迹都无法消除。


Mark Zuckerberg: 现在我发现她是对的。


——


“不要告诉Dustin,”Mark决定以这句话开头。即使Chris在三千里以外的华盛顿特区,Mark能感觉到他连续眨了好几次眼睛,然后试图维持面部镇定,调整表情到平常时一样。


“Mark,”Chris开口,很温和,很冷静,完美展示出模范公关的样子,“你做了什么?”


“不是大事,”Mark说。他说话有点结巴,“不会损伤到Facebook。”


“Mark,我不再是你的公关部长了,”Chris提醒他,“记得么?我现在在白宫做事?”


“是的,是的,祝贺你,现在试着让你们的人参选第二个任期吧,”Mark条件反射回道。“等等,我不是说这个。妈的。Chris。听我说,这个对Facebook没有坏处,但这是私人的,社交上的,而且——嗯。”


“你知道怎样才有帮助吗?”Chris毫不客气地对他说,“如果你能告诉我他妈的发生了什么,Mark。”


“我马上就说到了。”Mark伸手抹了把脸,“这有一点——不要用评判的态度看这件事。”


“我会试试看的。”Chris回答道,“继续说。”


Mark深吸一口气:“好吧。所以就是Dustin让我用Netflix看了《公园与游憩》——”


“你也?”Chris打断道,“我记得他好像还叫了Eduardo。如果他见到艾米·波勒真人我觉得他大概会哭出来。”


“也许,”Mark同意道,“事实上,发生的事情差不多也是这样。我看了,Eduardo也看了,然后我们都……像是,开始聊起了那部剧?”


“但这很好,”Chris说,“你们两个开始交谈了,这很好啊Mark。”


“嗯,除了我们是在LiveJournal上面匿名聊的天。”Mark一口气说完,是的,这才是他一直等待的:隔着电话线他清楚地听到Chris手掌拍上前额的清脆响声。


“我想告诉Dustin,”Chris喃喃,“因为即使我为你工作了你也能把我的生活变得艰难许多,天哪Mark,你简直——”


“但随后我们就聊到正题了,”Mark继续说,打断了Chris冗长的“Mark变成更好人类的一百种方法”,“我们说到Facebook,那感觉就像,我其实想念和Eduardo聊天的时候。很想。”


“这是可以理解的,”Chris放柔了声音,“我是说,我们一直期望你能意识到这一点。”


“‘我们’?”


“Dustin和我,拜托Mark,你不能指望我们不聊到你们两个。”


“我猜也是,”Mark没好气地让步道,“好吧。”


Chris叹了口气:“所以……你和Eduardo聊得很愉快。”


“在他知道我是谁之前,是的。”


“免费给你提供些建议,Mark:再尝试一次。”


“唔,”Mark应道,他咔哒放下了电话。


Chris翻了翻眼睛,拿出手机给Dustin发短讯。


——


你收到Mark Zuckerberg的一条新消息!


Mark Zuckerberg: 比起现实生活中我遇见的大多数人,我更喜欢跟你这个网络上随便碰见的陌生人聊天,这是不是一件悲伤的事?


Eduardo Saverin: 我们还要继续讨论这种话题吗,Mark?


Mark Zuckerberg: 是的。


Mark Zuckerberg: 因为我很好奇我是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


Eduardo Saverin: 你不是。


Eduardo Saverin: 但这确实有点悲伤。


Mark Zuckerberg: 这也不是世界上最糟的事,wardo。


Eduardo Saverin: 不,我猜也不是。


——


From: dustinisthebest@admin.facebook.com
To: mark@admin.facebook.com
Subject: 天哪!天哪!!


MARK


你绝对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好莱坞的科技小组峰会有很多人会来参加


因为某种原因艾米·波勒和阿兹·安萨里也会出席。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让人高兴的事


时间是下周末而我有多余的票。和我一起去!!!


——dustin


From: mark@admin.facebook.com
To: dustinisthebest@admin.facebook.com
Subject: 我还是无法相信这真的是你的邮箱名字


我只会在这三种情况下去:


1.你承认你其实是个十四岁女孩

2.你给我两张票所以我可以邀请另外一个人

3.再也别给我发全是大写字母的邮件,永远


——MZ


From: dustinisthebest@admin.facebook.com
To: mark@admin.facebook.com
Subject: 大写字母是我表达高兴的方式


不过好吧。成交,成交,成交。


你要邀请谁,marky?


——dustin


——


你收到Mark Zuckerberg的一条新消息!


Mark Zuckerberg: 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横飞过大半个地球然后跟我和Dustin度过整个周末,但是


Mark Zuckerberg: 有一个科技小组峰会,艾米·波勒和阿兹·安萨里也会出席讲话


Mark Zuckerberg: 我们有三张票,如果你愿意来的话。


Eduardo Saverin: 你猜怎么着?


Eduardo Saverin: 好的。没问题。我会去。只有一个条件。


Mark Zuckerberg: 是什么?


Eduardo Saverin: 我们永远不要告诉Dustin他是我们重新开始说话的原因。


Mark Zuckerberg: 完全同意。




End.



搞出来了!!比心!!

评论(30)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