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TSN/EM】无意义的烟花日

Title:Happy Pointless Day of Explosions

Summary:Facebook四人组一起看了烟花。

原文 by slasher48

译者序:超级温馨的小甜饼!!!



>>


那个主意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诱惑力,去听开枪一样砰砰作响的声音和看他根本认不出来的颜色在空中炸开,但Eduardo很坚持。


最终Mark半裹着野餐毯子,只盖了一半(因为很显然的,即使你是和最好的朋友出去约会也不代表你有权把别的朋友都踢到草地上,谁知道呢),他的双腿被草地弄得痒痒的,Eduardo蹭了蹭他的肩膀。


通常Mark会对此感到很放松,但此刻他们正被别人注视着。不是以前那种他们所习惯的哇他俩看上去在做奇怪的事的眼光


不,这是那可是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的眼光。一种人们好奇地看着两个大人物久别重逢的眼光,并且最后可能还会来询问他们。Mark只是想着要怎么处理就恼火地叹了口气。


亲爱的(Querido),你的手很明显放在我的大腿上。”Wardo对他低声说,用他那种我们是在公共场合可我还是很想要你的礼貌的声音。Mark环顾四周想找个没那么瞩目的地方,但他看见的只是绵延几公里的野餐毯子和到处都有人,尤其是在他俩头顶上躺着的人。


最后他只好扭回头,Dustin注意到了他——放空地盯着黑压压的人群,就像有的时候他走进暖和的地方才猛然意识到他有多冷一样——并嘲笑了他。毫无疑问他现在很显眼,Dustin嘲笑他俩就像连体婴一样。Chris几个世纪前就去拿食物了;Mark并不真的在意他怎么还没回来,但他有些希望他可以游说Dustin也跟着去。一根手指玩弄着Eduardo修身牛仔裤的裤边,他同时思考着要说什么话来确保这唯一的结果:也许他可以直接暗示Chris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东西?


当Mark无意识地转回去拨开还在困扰他、使他腿上痒痒的草叶时,Eduardo吓得抖了一下,于是Mark更加努力地思考起来。


他准备张嘴,不是建议而是命令Dustin去礼貌地帮助Chris,结果一大块披萨从天而降掉在他身边的毯子上,Dustin发出惊叫,与此同时一整瓶冰汽水啪嗒倒在他的大腿上。


这个计划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


烟花在空中绽放的时候,他正抓着Dustin要他赔他的汽水,Eduardo条件反射地紧紧抱住他;所有的一切都跟浪漫脱离了关系,而第一声爆裂的声音在野营地上方轰然作响。Mark对于有时候多么容易吓到Eduardo笑个不停(更不要想第一周他们约会时所有的灾难还有无数次他避开Wardo的触碰的时候,不,完全不要想),然后卷起一块披萨举过肩膀塞进了Eduardo的嘴巴。Eduardo总是抱怨野餐时会滴到衣服上的油脂,但他所操心的并不是他自己的T恤衫。Mark觉得要是衣服脏到一定程度不能穿了他自然会买新的,但每当他想这么做的时候Eduardo就会瞪他。


除此之外,当Eduardo在这片烟雾弥漫的闷热的天空下亲吻Mark的时候他尝起来是披萨味的,这挺不错的,总比他之前装进背包里还吃掉了的狗屁健康食物味要好。


不过不管怎样,回家后Eduardo要洗的衣服可能少不了了。


“没意义的烟花日快乐,”他嘟囔着对Eduardo说。


Dustin和Eduardo都为此大笑起来,Chris用一种某人全心全意地爱着美国所以对Mark的喜好无法苟同的眼神瞪着他。


他翻个白眼又靠回Eduardo身上,感觉到昨晚缺失的睡意将他慢慢瓦解了。大地被震得颤抖,天空被烟花弄得支离破碎,但Eduardo身边很温暖,一旁的Chris和Dustin就像两只让人愉悦的蜜蜂,因为他们正争论着荒唐的事情,比如历史事件的重要性血统的不可忽视性,而Mark感到困了。


第六朵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的时候,Mark安心地、沉沉地睡着了。



End.




就像一家人一样。

要是就这样下去多好。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