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TSN/EM】没有人相信Eduardo真实存在,直到...

Title:The One Where No One Believes Eduardo Is Real

原文 by pasdexcuses (字数:5958)

Summary:“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我不需要你们给我介绍对象;我有一个男朋友。”

译者序:不是我吹,这篇真的可爱到颤抖,可爱到我翻译不动(你就是懒吧...)       and本篇献给 @智能正经云养 ,(以此催更,)么么哒!

>>

“但是,Maaaaark,”Dustin开口说。再一次的。“我们只是想看你幸福和满足,”他补充道,在提到最后一个词时故意扭了扭眉毛。“所以,只要你能告诉我们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或者男孩,”Chris突然插道。

“是的,或者男孩,我们不介意。我们可以帮你找到合适的!”

Mark认为Chris和Dustin一定算好了时间来“干预”这些事情。过去的一个月里他一直计算着,然后发现他们至少每周一次试图给他找个约会对象。

“我不需要你们帮我介绍对象,”Mark说,拿出了他的笔电。

“需要一点帮助没什么丢人的,”Dustin坚持,像是Mark最终会在他们的眼神凝视下败退。

他们现在该知道了。如果Mark不想做,他就不会做。就这么简单。

“Mark,一次约会不会要了你的命的,”Chris试图讲道理,也许因为他觉得Mark会听从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仍然,Mark拒绝出去约会。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我不需要你们给我介绍对象;我有一个男朋友。”

“比如一个来自耶鲁的我们从未见过的巴西学生,”Chris提道。

“是的。”

他可以看见Chris将手甩到空中,但Dustin说,“Mark,拜托。”

“你看,就只是因为你们从来没见过他——”

“好吧,随便了,”Dustin说。然后接道,“你就试试
看对那个男生友善一点...”

Mark自己翻了个白眼然后戴上耳机开始编写代码。他们不相信Eduardo是真的,那反正不是他的错。

*

因为某些原因,他们让这个话题搁置了超过一周时间。不要会错意,Mark不是在抱怨。只是关于Chris和Dustin在Mark背后策划着什么他有非常清晰的怀疑点。某件可能包含一个潜藏的约会的事,而且Mark会很难从中脱身。

所以Mark和他们在一起时非常小心,总是要思考两遍自己去哪里并且确定他一直都有某个可以立刻回宿舍的理由。但当Dustin跟他讲买某个牌子的新电子游戏时,Mark被马上开始玩的主意深深诱惑了,结果他断了一切警惕的念头。大祸即将临头。

Mark应该预见这种事的到来的,真的。他太大意了。但Dustin早已拉着他穿行过校园,走进一家叫“短暂停留”的咖啡店,Mark立刻意识到这是要干嘛。他大声呻吟了一声,这时一个陌生人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Mark?”那人问道。

一边点头,Mark一边想着要把Dustin开膛而把Chris喂鲨鱼。这个美妙的念头让他省去了客套话,直接进入到Mark毫无兴趣的闲聊阶段。他早就有了一个男朋友,好吗?

“呃,我得走了,”五分钟谈话之后Mark说。

那个人很是气恼地瞪着Mark,但Mark才他妈的不在乎。他跑去找Eduardo的一路上又生气,又紧张,并且准备好了余生都不再跟两个室友讲话。

当Mark突然发现Eduardo的时候,时光仿佛静止了一瞬,他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嗨,”Eduardo说,向Mark微笑。“我本想给你一个惊喜,但我迷路了。”

*

尽管Mark很想把Eduardo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同时进行一辈子不理Chris和Dustin的伟大事业,但他的计划很快流产了。基本上都是Dustin的错。那基本上都是Dustin的错是因为当Eduardo和Mark一起走进房间的时候,Dustin嘴里蹦出的第一句话是,“唔,你今天的约会对象不该是这一个啊。”

Mark呻吟了一声,试图通过读心术将Dustin扼杀在睡梦中。

但Eduardo转向Mark,皱眉。“你有个约会?”

“噢,别担心,你相比起第一个有了相当大的水平提升。我不得不说真有你的,Mark-y Mark,你就这么甩了你原来的约会对象,”Dustin在Mark勒死他之前快速说完了所有俏皮话。当Mark瞪他的时候,他看上去半是害怕半是愉快。最后,他一定决定让情况变得更有趣一点,因为他又朝他眨了眨眼,“我真为你骄傲。”

Mark的脸慢慢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因为,说真的,在这个时间发表不合时宜的意见实在是糟透了,而且天哪Eduardo会怎么想?

谢天谢地,Chris走过来在Dustin的额头上拍了一下。然后转向Mark,“你那样太没礼貌了。”他顿了顿,然后对着Eduardo说,“无意冒犯。”

Mark的眼睛勉强从地上挪到Eduardo身上。Eduardo几乎夹在他们三个中间,嘴巴半张着。Eduardo咬了咬牙,在问出口之前清晰可闻地吞咽了一声,“Mark,这是怎么回事?”Eduardo脸上的表情异常地严峻。Mark只见过他这样一次,就是在晚餐中途他的父亲打电话来的时候。

“Wardo,”Mark开口道,“我可以解释。”

“等等,”Chris插话道,“你不会是……”他指着Eduardo,眯起眼睛。“噢天哪,你是。你是Eduardo。”

“呃,是的?”Eduardo尴尬地回答道。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Mark喊道,然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Eduardo身上。“这是我的室友,Chris和Dustin,他们是两个有妄想症的人,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隔离起来,”Mark一边解释,一边抓住了Eduardo的手腕。他拉着Eduardo向他自己的房间走去,但在锁上门之前,Mark转身瞪了Chris和Dustin一眼。“我早就告诉你们我有男朋友了。”

*

Mark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他的室友。真的。因为他花了半个小时向Eduardo保证这不是他的错后,Eduardo决定要跟Chris和Dustin谈谈。这就意味着Mark必须把自己的男朋友分享给两个荒唐的人以便他们能相信,是的,Eduardo的确在和Mark约会。

当他们走出房间时,Chris第一个开口道,“Mark,我们非常抱歉。”好吧,至少他还有听上去诚恳的礼节。

所以事情变成了这样:

Eduardo介绍了他自己,因为他的善良和礼貌都没法让他对Mark的室友说出他觉得他们就是混蛋。Chris道歉的时候他勾起一个虚假的微笑——Mark知道那是一个假笑,因为Eduardo嘴角的弧度全部不对。然后Eduardo接受了一瓶来自Dustin非法聚敛的啤酒。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发生了。

Mark自己也拿了一瓶啤酒,因为他不可能就在这不舒服的寂静氛围中干坐着。但随即他准备坐到沙发上Eduardo身边的位置时——如果任何人抱怨Mark当着他们面跟男朋友亲热的话,反正是他们错让这一切开始的——而Eduardo抓着Mark的手腕把他拉了过去。这让Mark失去平衡所以他并不完全坐在沙发上,他坐在了Eduardo的大腿上。意外地。除了随后Eduardo在他身下动了动,双手扶上Mark的臀部,哦,好吧。

有那么一瞬间除了Eduardo外的每个人都困惑了。不,认真的吗。Mark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颊突然变得滚烫,因为Chris和Dustin公然呆看着他们。Mark伸头看向Eduardo因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Eduardo对于公开秀恩爱有很大的意见。

“Wardo?”Mark问,但他的声音飘得有点高变得有些可笑。

“嗯?”

Eduardo的眼睛微闭着,像是他完全地享受这个体验。Mark不得不挪开视线因为,好吧,因为Eduardo太他妈性感了,而且他只会在想要对着Mark的耳朵低语一些下流话的时候看起来这样,而且,不。Mark不能在他的朋友室友面前硬起来。得有谁在某个地方划条界限。

Mark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从Eduardo那里逃离出来,坐在沙发上,而Eduardo有意将一只手闲闲地搁在Mark膝盖上。这只手在Dustin的“所以你的专业是什么?”和Chris的“你们俩怎么遇见的?”的声音中一路向上移动,最后Eduardo整只胳膊都环住了Mark的肩膀。

Mark不会介意的。真的,他不怎么反对Eduardo如此直截了当地入侵他的私人领地。然而,Mark的脖子开始有点疼了,因为Eduardo坐得笔直,又将他俩的身体挨得如此之近,所以Mark唯一舒服的位置就是把头靠在Eduardo的肩膀上。这绝对不会发生,因为他才不要被嘲笑说Eduardo来了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孩子。

这是真的非常尴尬。尴尬到了即使Mark也能感到尴尬的地步。因为Chris不断地给Mark抛眼神,还是看起来介于‘很抱歉我没有相信你’和‘我真为你骄傲’两者之间,就像他是Mark的爸爸还是什么…还有面前Dustin嘴巴张大像金鱼一样的滑稽的脸。

“是暑期工作,”Eduardo回答了Chris的问题,轻啜一口啤酒,揽了揽Mark的肩膀。“我是Mark的老板。”

这自然让Dustin把啤酒笑喷出来。在Dustin控制住自己之前,他已经脱口评论出办公室恋情可不怎么合适,不过他很欣慰Eduardo能够照顾脾气恶劣的年轻的Mark,他总知道Mark有能力找到自己的男朋友的。这让他们四个都爆出大笑。紧张的气氛陡然化解,Eduardo原本僵硬地握着Mark的手悄悄放松了几分。

他靠在Mark身上,他说,“我就是被他的冒冒失失所诱惑的。”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他的眼睛只看着Mark。而这一次,他的笑容非常真实。

等到Chris决定,如果他们还想参加AEPi派对,他们也许应该出门透透气时,四个人早已喝醉了。Eduardo从沙发上起身时蹒跚了一下,他这会儿在醉态下失去了所有优雅和沉着的姿态,看起来有些可笑。Mark毫不掩饰地嘲笑他,但不是用一种刻薄的态度,而是一种善意的嘲笑。因为Mark喜欢Eduardo,他永远不会对他太过刻薄。

“哥们,”Dustin开口道,眼睛睁大看着Mark。“他让你笑了。而且不是你一贯的嘲讽笑,而是真的笑了。我的天哪,Chris,他好可爱。”Dustin趁机两手揪起Mark的脸颊。他拉扯Mark脸颊的方式让Mark想起了当自己才七岁时一直很害怕的一个阿姨。Dustin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毫无意义的事。事实上,Mark很能确定Dustin试图像小孩子一样说话,但他醉得太厉害连小孩子都学不像。

如果Mark脸不疼的话倒是挺有趣的。还有,Mark真想说句他招谁惹谁了。

Mark一边瞪着Dustin一边试着蠕动着逃开,但Dustin握着他脸颊的手相当有力。“把我的脸还给我!”Mark龇牙咧嘴地咆哮,但出口的声音却闷闷地听不清楚。

直到Eduardo出现在他身后事情才得以解决。双手一边一只放在Mark的臀瓣上,Eduardo用鼻子亲昵地紧挨上Mark的脖颈。Dustin的手立马放下了。

“恶,”Dustin叫道。然后转向Chris,“你确定现在出去是个好的一个主意(such a good a idea)?Mark,我知道你们俩表演了一场可爱的演出,但真的。我不认为有谁想继续看。”

"有的时候,"Chris缓慢地开口,从这就能看出他摄入了多少酒精含量,“有的时候,Dustin,我真希望能堵上你的嘴。”

Mark差点笑出声,但当旁边的Eduardo喉间溢出低笑声时他把声音吞了下去。

“你的癖好真奇怪,Christopher,”Dustin说,拉住他的夹克。“嘿,别这么看我,我又不会把你拉到外面去!这是个多么可爱的夜晚。虽然你们两个会更喜欢使用这里‘办公’,而我和Chris也不能装作不知道你们将会污染我们的沙发——但别客气。”

这段话为他赢来了Chris在他后脑勺敲的另一下。Mark脑海中的某处隐约记得他曾把Chris分类为喝醉后会变成暴力狂。某个很黑暗,离Eduardo Saverin的影响很远,还没经历‘故障’的角落。

“拜托,Mark,”Eduardo说,拿起他的手。“我想看看你在哈佛的派对是怎么样的。”

“Wardo,APEi很无聊。”Mark陈述事实。

但Eduardo停下走向门口的脚步。他停下来,盯着Mark,说,“你要……你想要一直待在室内么?”

Eduardo的声调扬起,暗示着某种愚蠢的东西,最终使得Mark的脸腾地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那让他想说是的,因为他们将会拥有独处的套房。但Mark立刻想起还有Chris和Dustin,这让他的脸更红了。Mark一瞬间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做什么。这不像是Mark计划好今晚有性爱时间的情况。妈的,Mark从未有过性爱,而且他现在醉得厉害没法自我控制,会使他的第一次变成灾难的。

所以Mark摇了摇头。“不,我们——我,那是你。我是说,你想去派对,不是吗?”Mark结结巴巴地说。

Eduardo眯起眼看了Mark好一会儿,然后答道,“是啊。好,我们去派对吧。”

*

事实上他们能完整地走到派对现场——Dustin干脆利落地摔了个屁股蹲儿,Chris在试图帮助他的过程中正好栽倒在他身旁——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了。这个提供给AEPi派对的场所不完全是个荒芜之地。这不像加勒比海之夜,这个无聊的DJ播放着一些产生迷幻效果的循环音乐而不是尼亚加拉瀑布的照片,所以Mark猜想这是一种进步。

“你们这些人一定知道怎么玩派对,”Eduardo看着舞池中仅有的四对舞伴评价道。

Dustin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我喜欢他,Mark。千万别把他吓走了!”

Eduardo的目光在Dustin和Mark之游移了几转,然后定格在Mark脸上。Eduardo的脸颊看上去就像笑容太大而拉伤了一样。“你的朋友喜欢我!”Eduardo惊喜地低声叫道,好像那是什么功绩似的。

Mark翻了个白眼,努力不让自己也落入咧开大大笑容的灾难之中去,他回道,“我又无所谓。”

“Mark,”Eduardo悄声说,他和Mark靠得如此之近,几乎贴着Mark的脸在呼吸。“当你努力不笑的时候我看得出来。”

Mark朝他竖了根中指,扭开脸去找某个理智的人,但显然Chris也已经沦陷了。他正盯着Mark就像想要拥抱他并且想着今晚和另外什么人一起过夜是什么感觉?认真的么。Mark紧紧绷住了下颌。他很确定自己摆出了那种Randi说看起来像任性的两岁孩子的表情。不过Mark恰巧想到他可以适当摆出怒容。对啊,于是Mark皱起眉,咬紧牙关,怒视全世界。

“你看起来真可爱!”Dustin说,随即他拉着Chris去拿饮料了。

“嗨,”Eduardo等Dustin和Chris离开视线之外后对他说。他倾身向前等待着一个吻,虽然Mark绝无可能踮起脚尖迎上Eduardo的这个吻。但Eduardo依然闭上了眼睛,像根棒棒饼干一样直挺挺地折下身子,准备捕获Mark的嘴唇。

“你这臭家伙,”Mark说。

“你也是,”Eduardo回道,张开嘴唇接纳了Mark的亲吻。

说起来相当滑稽,因为Mark根本一点没觉得吸引到众人眼光,但事实是几分钟之后,他们不知怎么就磨破了他背后的墙壁。这感觉刚刚好。他们立刻分开来,Eduardo凝视着Mark,啃咬着他的唇瓣,一直一直凝视着他,这不是恰到好处。这是归属感。也许是因为Mark醉得太厉害反而没有任何感觉。也许是因为这种感觉由来已久。但总之Mark没有丝毫踌躇地微笑起来,他正在热恋中,好吗?

“Wardo,”Mark开口道,手指扭着Eduardo的衬衫将他拉近。“我觉得我——”

“我将要转到哈佛来了。”Eduardo脱口而出,眼睛睁得大大的。

“什么?”

“我……该死的,”Eduardo说,头垂到Mark肩膀上抱怨道。“妈的,我本来不想这样说出来的,”Eduardo继续道,他的话由于嘴唇一直贴着Mark的脖子而变得模糊不清,就像他一直不想放开一样。当Eduardo终于停下贴着Mark脖颈呼吸时,他看起来实在很难堪。“你瞧,我有一段时间一直在考虑这个。我是说,我当然想转校了,因为你在这里,但也因为我爱这里的经济学项目,而且我终于攒够了钱,尽管我爸爸要跟我断绝关系,但这周我的文件通过审核时我还是那么激动,我只想过来亲自告诉你这个消息,但我也想把这件事做好...天哪Mark,说点什么,不然我得自言自语到下个世纪去。”

"你马上要来哈佛读书了?"Mark机械地重复道,因为他的脑袋跟着Eduardo的话转得太快了。

"是啊。不,我是说是的,下个学期。我......你会恨我吗?"Eduardo问,Mark知道Eduardo彻底喝醉了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很担心。



"因为我确定不会再把钱花在来回的火车票上?是啊,Wardo,我他妈的特别生气,你看不出来吗?"



"你真是讨厌,"Eduardo一边咧嘴笑一边说。然后他说,"吻我。"



Mark啧了一声,"这么饥渴吗。"



"噢,到你想象不到的程度,"Eduardo的话语纠缠在Mark的唇舌间,让Mark呻吟了一声。"妈的,想从这儿离开吗?"



"好啊,好的。"



Eduardo最后吻了Mark一次,然后抓住他的手领着他走了出去。



*



次日清晨,Mark醒来时伴随着一阵阵的头疼,还有一个半裸的Eduardo整个压在他身上。

"Wardo,"Mark叫道,轻轻推他。"Wardo,我没法呼吸了。"

Eduardo嘟囔着什么,对着Mark微微睁开眼。当他低头看到他们的身体时,Eduardo没有脸红或者立刻羞惭地挪开他自己,就像Mark会做的一样。相反地,他调整了一下位置,以便自己能将Mark整个搂进怀里。

"早啊,"Eduardo打着呵欠说道。

Mark刚刚适应这样的时候,Dustin猛地推门进来。

"Mark,我们准备——"Dustin开口道,但他一看见Eduardo紧拥着Mark立马吞下了后半句话。"耶稣基督啊,在你们门上放只袜子或者别的什么!Christopher,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你怎么了,Dus——"Chris一边说一边站到了门口,Dustin的旁边。"好吧,这得要花些时间来习惯。"Chris朝他们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冲Mark不敢置信地翻脸开火了。"还有,锁好你们他妈的门,Mark。"

Mark冲他的朋友们竖了根中指。Eduardo贴着Mark光裸的肌肤偷笑,Mark能感觉到声音一路震动到他的脊椎。Mark的心跳开始加速,在他的胸腔里擂鼓似的跳动,就像要蹦出来似的。Mark无法不开始觉得一切都如同梦境。



但随即Eduardo调皮地在Mark脖颈上咬了一口,那微微刺痛,是只有非常清醒的人才会拥有的美好感觉。

 

 

End.

 

评论(14)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