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TSN/EM】呼吸间无法藏匿之事

原文 by Cirkne  

Title: Breathing Exercises I Will Never Figure Out

Summary: 当你在我身边时我不懂如何藏起我的感情。我在脑海中默默数着二进制。011011而你数着云。

字数:1875

 

 

>>

 

在与Erica分手之后听证会发生之前,那是一个春季。春季他们还在一起,Eduardo的大腿紧挨着Mark的大腿,青草从野餐毯子的边缘冒出尖儿来,他们的双脚仅仅离得几公分远。Mark的笔电快要耗尽最后一点电量,所以他早早停止了编程,害怕笔电自动关机的时候会丢失什么重要的数据。他应该告诉Eduardo他想回家,但在他们这个样子的情况下说不出口。当Eduardo这个样子的时候。温暖的感觉隔着他们牛仔裤的面料源源不断地传到Mark这边,Eduardo将手臂舒服地横在眼睛上,嘴角勾起微笑。他看起来很快乐。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很柔软。很脆弱。Mark不愿有任何东西将他的这种特质带走。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

 

 

当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时空气都是安静的。Mark有时好奇Eduardo是否像他一样享受沉默,又或许Eduardo只是学会了适应。实际上,他知道,只是他不愿承认他把Eduardo的生活变得更麻烦了。Dustin觉得Mark不知道这一点。Dustin觉得Mark做所有事情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给别人添麻烦。可Mark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只是Eduardo从未抱怨过一句。Eduardo总是说:好吧。他的声音沉静,充满对Mark所要求他做任何事的理解和包容。这有时让Mark觉得极度愧疚,但不管怎样Eduardo现在与他在一起了。他也许是Mark变得极度不可理喻时唯一还能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他转过头去看Eduardo,Eduardo也正好看向他,脸上还保持着刚才的微笑。他棕色的眼睛。他傻乎乎的凌乱的头发。他的嘴唇他的下颌他的脖颈。Mark移开了眼睛。

 

 

“这个夏天我会去纽约。”Eduardo说话的时候Mark没看他。而是盯着电脑的白屏。他就知道会这样,他想。Eduardo早就提过也许会有这回事,那时Mark问他那对Facebook有什么意义,Eduardo没有回答。所以此刻Mark也没有回答。他们从来就不擅长当面对质,他们从来就没有——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Mark?”他问。他轻轻把手放到Mark身上,就在他肋骨下方,以确认他有没有注意听。Mark倒吸一口气。他当然听见他说什么了。

 

 

“当然,”他回答道,清了清喉咙。“我听见了。你要去纽约。”Eduardo把手挪开了。

 

 

“你同意吗?”他又问,Mark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不嘲笑出声,事实上。他绷紧了脸颊内侧的肌肉。他当然不可能同意。自从Eduardo有时候不回他电话时他就不同意了,而现在Eduardo将要飞到三千英里外的地方。

 

 

“当然。”他重复道。这是谎话。他们从来就不擅长当面对质。Mark从来就不擅长当面对质,或者冒出他不爱Eduardo的想法或行动。而Eduardo从来就不擅长问恰当的问题,或者说不。他跟Christy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分手。如果Mark一早跟他告白说不定他就和Mark在一起了。如果他在Erica那件事后说。我需要你而一个字不提公式。那他也许根本就不会创立Facebook。Facebook是他愤怒下的产物。如果Eduardo对他说yes他就不会愤怒。也许他们就能一起去纽约了。

 

 

这就是一套理论,真的。环环相扣。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所有——

 

 

这里有一个不想亲吻Eduardo的Mark,还有一个根本不认识Eduardo的Mark。这里有一个想要亲吻Eduardo的Mark,于是他吻了他。在他寝室里或者他们从Dustin处借来的毛毯上。Everett效应持续到让你相信你身体中的某处是欢愉的。让你假装所有的选择都不用承担后果。或者也会让你痛苦地知道它们会有后果。这一切都毫无意义。这就是为什么他坚持亲近数据。编程总是符合逻辑,可他渴求Eduardo的抚摸的样子就像是他变得毫无理性可言。

 

 

他的笔电终于耗尽了最后的电量。这让他突然意识到Eduardo现在跟他挨得有多近。他再度看向Eduardo,这回Eduardo没有看着他。但他仍然在微笑,朝着天空的方向闭上双眼,风吹乱他的发丝。Eduardo微微张开嘴唇。也许是要再次提起什么话题。也许是要更多的侮辱Mark。为了让自己分心,他让注意力再度集中在他唯一擅长的东西上。

 

 

0110110001101111011101100110010100100000011110010110111101110101

 

 

这丝毫没有帮助。

 

 

"跟我一起吧。"Eduardo说。Mark将笔电推到草地上,躺了下来。他们现在靠得更近了。大腿紧贴大腿,肩膀挨着手肘。如果这是另外一个谁,那么这种温暖会让Mark觉得太多了,但这不是任何别的人。这从来就不是任何别的人,Mark想知道Eduardo是不是也给了Christy同样的感受,如果这就是她拒绝跟他分手的理由,那又是一个Mark没法理解的领域了。

 

 

"011011,"他开始小声嘀咕。而Eduardo的声音盖过了他的:

 

 

"我想我爱上你了。"

 

 

一切似乎都静止了。这在Eduardo身边经常发生,而这一次情况颠倒过来。在Mark意识到下一件事发生之前,他扭过头吻上Eduardo而Eduardo回吻了他,他的手柔和地贴着Mark的脸颊,Mark的双手困窘得不知如何是好,所有的二进制符号都瞬间飞离了他的脑海。

 

 

如果他是一个更好的人,Mark应该问问Christy。关心关心他俩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他该拉开距离然后说:我其实并不想你去纽约拜托你留下来吧因为我不知道你离开了我会做出什么蠢事。但他不是。他只是继续亲吻Eduardo。他们的双脚缠在一起。太阳在他们头顶高悬,Mark的脖子感觉烫烫的。他也许被晒红了。他也许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春天里穿得太厚。Eduardo说这是自我防御机制。他和他的连帽衫和用来揣手的衣服口袋。那也许就不是自我防御机制。Eduardo想得太多了。

 

 

当他们最终分开的时候Mark将它说了出来,Eduardo不禁失笑,一边表示了同意;而Mark伸手过去,将他们的十指紧紧缠绕在一起。

 

 

*

 

 

Everett效应持续到让你相信你身体中的某处仍是欢愉的。几个月后,Eduardo坐在他对面而他们的律师分别坐在他们身边时,Mark又想起了这个理论。

 

 

 

End.

 

 

 

注解:

Tumblr上发布的更暖心一点

那些二进制代码拼写出来是"爱你"的意思。适用人群主要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天才怪胎们。

 

 

P.S.虽然貌似be了...
但因为很美所以还是搞了!
而且这算是开放式结局啊~感觉故事远没有结束的样子
所以不许哭哦!挨个抱抱w
及时搞完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帅哦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