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NYSM】五次Dylan和Daniel困在一起,一次他们没有

Dylan x Daniel清水向

原文 by miss_whimsy

Summary:他们两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落入这般境地的,但起码他们一起面对。




>>


“这全是你的错,”Danny对着Dylan的耳朵轻声道。


Dylan想要辩解,但确实有一部分是他的错,至于Daniel的那部分可以等到他们不再被离藏身之处仅有五步远的警卫包围着再说——这些人可是全副武装的。


他们被挤压在一块儿,Danny的胸口紧压着Dylan的后背,这地方勉强能被称作个橱柜,但显然没有设计足够容纳双人的空间。


“我们要怎样离开这儿?”Danny悄声问道,声音压得十分低以免被别人听见。“我告诉过你不是这条路了。你从来不听我的。为什么你从来不……?”


Dylan的右手向后伸去,在Daniel的臀上狠狠捏了一把,以示警告。


Daniel立刻闭上了嘴巴,他看上去释放掉了一些压力。Dylan感到一道粗糙的呼吸喷在他的后颈上。


唔哦。这倒挺有趣的。绝对值得脱险后更深入地探索一番。


Dylan将耳朵紧贴在门板上,静候着。


**


手铐已经够糟糕了,但Lula的大笑声才真正惹恼了Daniel。


“这一点也不好笑!”


“这有一点好笑,”Jack说,努力藏起脸上的微笑但他失败了。“我是说,拜托。你们有两个人。却被一副手铐难住了。”


这又激发了Lula的笑声,Danny被激怒了,转过脸直视着Dylan。“你有哪怕试过帮我们两个脱困么?”


Dylan没有理他,他正继续忙着帮他们两个解开手铐。


“嘿,嘿,Danny小男孩,”Merritt慢吞吞地说,“这一次你不能怪Dylan。这全是你的错导致的。”


Daniel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这只让整件事变得更糟。“听着,我那时那么做是有原因的。”


“别乱动了,”Dylan突然厉声说,大家全部陷入了沉默。“坐下。”


Danny知道Dylan是对他说的,但他注意到Lula和Merritt本来双双站着,这时也立刻坐下了。


Dylan将Danny的胳膊拉近好更方便地解锁,近到Danny能感受到Dylan的胸口贴着他手掌传来的热度。他的呼吸微微急促。他真心希望别人没有注意到这边。


“别担心,”Dylan平稳地说。“他们只会以为你是因为手铐而焦虑。”


“我的确是因为手铐而焦虑。”Daniel假装听不懂地回答。


“是啊,”Dylan说,“我知道。”然后冲他眨了眨眼睛,这让Danny脸红得像个纯情的高中生一样。他解开手铐然后松开了Danny的手。


**


Dylan醒来的地方看上去只有可能是一辆车的后备箱。他晃了晃头让自己理清思路。他的双腿并没有被禁锢住,这是个幸运的机会。他的手被手铐以一个尴尬的姿势扭在背后。他活动了一下其中一只手的五指,然后感受到它们擦过另一只手。


他试图扭转脊背,却发现无论如何都会挤到他背后的人。于是他改为扭过头去,用余光瞥见了Daniel。


“Atlas。”他抓住Daniel的手腕,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尽可能大幅度地摇晃着。“Danny,拜托。醒过来。”


身后传来一声呻吟,紧接着一声咳嗽。Dylan宽慰地舒出一口气。“欢迎回来。”


“我们从这辆车里出去之后,我不要干了,”Danny说着又咳嗽起来。


“别像个孩子似的,”Dylan微笑着表示不同意。“你的人生比以前有趣多了,你知道的。”


“哦是啊,”Danny一边说一边试着同时解开那两副手铐。“我爱死了在被警察追捕被逼入生死境地或者被广大观众注视着之中摇摆不定的生活方式。”


终于解开束缚的Dylan转身面向他。“你在用你独有的那种讽刺语气,但我知道你的确爱这种生活,所以别抱怨了。”


“我讽刺的语气?”


“是的。很容易跟你平常的声音混淆。幸运的是,我太了解你了。”


“你总是自以为自己比所展现出来的要幽默风趣,”Danny回击。“你有个什么计划还是我们就打算躺在这儿互相嘲讽直到车子自己停下来?”


“你说得好像并不享受这样互相嘲讽似的。”Dylan向前倾身直到他半个身子都压在Daniel身上,手臂撑着车门内壁。“嗨。”


Danny的眼睛紧张地四处乱瞥。“呃,你在做什……”


Dylan微笑起来,“等我一下。”他抬高膝盖向前方顶去,从里面撞碎了车子的尾灯部位。


“所以你真的有个计划,”Daniel说,第一次直视着Dylan的眼睛。


“我总是有个计划的,甜心。”


**


“你怎么总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兴奋?”Daniel说,一脚踹上Dylan的后臀。


电梯十五分钟前停滞在半空,直到Jack到达控制室让电梯重新动起来之前,他们都只能等待。现在他们面对面坐着,玩扑克牌比大小的游戏以干扰注意力。


“我不信以前我经历过这种情况,”Dylan说。


“我们被困在壁橱的那次,”Daniel提醒他,这让Dylan笑了起来。“闭嘴。还有那辆车。你应该记得那辆车。”


“我很清楚地记得车里那次,”Dylan同意。“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总是这副镇定的样子。你怎么做到的?”


Dylan耸耸肩,“我必须这样。我训练过自己。你不像我这样用过三十年时间筹划一件事,就没法学会耐心。”


“我不喜欢等。”


“我注意到了。”


“而现在你在取笑我。”


Dylan皱眉,“我没有取笑你。我们有各自不同的天赋。如果我所等的东西值得等待,我才会选择等待。”


“为什么我觉得我们的话题不再是讨论关在电梯里的事了?”


“我们原本在讨论这个吗?”


“Dylan……”


电梯突然颠簸了一下,然后恢复上升。


“时间刚刚好,”Dylan小声说,收起所有的扑克牌将它们滑入自己外套口袋中。“我认为刚刚那轮是我赢了。”


**


Daniel再次把门把手摇得吱嘎作响却还是没法打开门,他恼火地哼了一声。


“你能坐下来歇会儿吗?”Dylan说,他身下皮革制成的扶手椅给腰部带来不少的宽慰感。“他们最终会放我们出去的。”他小啜了一口白兰地,然后将手中正在阅读的书翻了一页。


“你怎么可以不在意他们把我们锁在这?”Danny问,自己往Dylan对面同样款式的椅子里一躺。


“我们被困在更糟的地方过,”Dylan不抬眼地答道,“我会说在你能享受的时候尽量享受。”


Daniel摇头。“不。这是不合理的,将两个人关在一个房间里让他们……”


Dylan这次抬起了头,显然被愉悦到,他紧紧盯着Daniel的眼睛。“嗯?”


Danny脸红了。“你早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的确,”Dylan承认。“很笨拙,但用意很好。他们是你的朋友。他们关心你。”


Daniel再次摇头。“这没什么好说的。”


“我同意,”Dylan说。“谈话部分结束。总有一个人该先采取行动。”


有那么一会儿,Daniel只是瞪着Dylan。“你说什么?”


“但我想了想,然后我很确定该是你来采取行动。”


“为什么?”


Dylan将书搁在桌子的一侧,然后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如果我现在吻你,我不认为你会非常乐意接受。也许你会认为我也参与这个行动之中。也许你甚至认为我一手策划了这整个行动。”


“你有吗?”Danny问,稍微向前倾过身体,不由自主地感到好奇。


Dylan露出微笑。“没有。但我不是想占你便宜。我喜欢你。你有才华。你有强烈的信念和激情。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都的确在乎你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对你摊牌了。但我不会率先行动。”


他坐回原位然后又拿起书。“门现在是开着的了。”


Danny瞥了一眼,然后又看向Dylan。“我不明白。”


“你可以慢慢想。”


**


从机场回来的车程比想象中要久,等他们到达酒店的时候,Lula倚在Jack肩头昏昏欲睡,Merritt则每隔几分钟就要打一个大大的呵欠。


Daniel站在队伍最前匆匆带着他们检录入海关,另一边Jack轻柔地将Lula从车里抱出来,Dylan收拾所有人的行李包。


“给你,”Danny一边说一边将两把房间钥匙塞进Merritt手中。“一个给你,一个给那对小情人(One for you, one for the love birds)。”


Merritt显然极其疲惫,因为他只是举起手将一个还未出口的呵欠捂住,然后拎起他的以及Jack和Lula的包,并未对那句话的定义发表任何意见。Danny知道明天一早Merritt会还击的,但这个晚上多少能帮他减少点脾气。


他一眼未看Dylan直接朝电梯走去,设法避免跟他一同进门。


两人往他们的楼层上升的时候Dylan一直看着他。Daniel尽最大努力忽视他的视线。他并不想在电梯里进行谈话。要谈也得是个正式的房间里,房门上挂着一把质量过关的锁。


还有一张床。不能忘记床。


“你在做什么?”当他们终于走进房间,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Dylan出声问。


只有他们和一张床。Danny咬了咬下唇,将自己逼到了绝路上。


“采取行动。”


“这是个很有决心的行动。”


“不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今晚会非常有趣。”


“我也这么认为。”


Dylan朝他走近,踏入Danny的私人领域中。“你确定吗?”


Danny知道耐心从来就不是他的强项。也许这就是他如此无法割舍Dylan的原因。


“我确定。”


他用力拉近Dylan然后吻上他。


Dylan的双臂立刻环上他,一只手抚着Danny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将他的腰部按向自己。Danny的双唇分开,舌尖描绘着Dylan下唇的形状,令两人都不禁喘息着。


他们跌跌撞撞地滚到床上,压到了手臂,不得不暂时分开几秒,然后彼此都上气不接下气地大笑起来。


“感谢主,”Dylan喘息着说,在Danny的脖颈上印下一个吻。“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Danny扬起了嘴角。“真的么?长盘魔术师(Mr Long Game)也会感到挫败。真有意思。”


“远超你的想象。”Dylan退开一些距离踢掉鞋子然后脱下了上衣。


Danny坐直身子,显然被愉悦了。“那么我想今晚我们可以训练一下我的耐心。”


“嗯?”


“手铐在我背包的前面口袋里。”Danny将自己的T恤拉过头顶甩到房间的角落里。


Dylan不禁大笑起来,他俯身再次吻上Danny。“你总是让我惊喜。”


Danny咧开一个微笑,愉快地回应这个吻。“你有注意到。多谢。”



End.



给我的衍 @智能正经云养 ,考试加油,下周一起浪w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