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卷的亲亲

我是住在海港并且爱你的人

不会写文
To&for Jesse

【EM】Should've Gone Home

>R18预警

>原文 by aroceu

>Summary:即使光线大部分被毯子遮盖住了,它也无法阻挡Eduardo眼中的光——明亮,刺眼。不像当他回答你的股份被稀释到了多少时——那样沉郁而又沧桑。这是新生的光芒,就像是Mark做了什么事,因此他想操他,一遍又一遍。


>>

当他们回家时,万籁俱静。虽然跟他们原本想象中不同——多年前他们在Palo Alto有了第一栋房子,然后是第二栋,而现在四年过去了,他们在Los Altos有了这个公寓,这是很困难的。当然,对他们来说度过漫长的岁月却经常无法见面是艰难的,但它只会更加艰难,如果他们没有——早晨短暂相接的目光,晚餐摆好后一句“你今天过得怎么样”,还有爬上床后,有时没有亲吻有时激烈地接吻(他们中的任意一个先开始),有时睡在一起有时分开,所以一切足够让人满足了。

今天的氛围比平时都紧张。Mark可以感觉到电流在他皮肤下的悸动,好像如果他不及时阻止就有被摧毁的危险似的。Eduardo把他的公文包放在客厅的地板上,上楼去洗澡,没有回头看一眼。Mark不怪他;过去的几天他们都分别独自回过家,但今天Eduardo开车出门后晚归了好几小时,Mark等着,等着,只要他还能撑住就等待着,直到他再也等不下去;当他到达停车场时,虽然已是午夜,他仍满心期待着Eduardo还在车里,在驾驶位上坐得笔直,为了他。他甚至没有睡着。Mark好奇自己是否完整地打过一个盹。无声的开车回家是他生命中最长的二十分钟。

Mark听着Eduardo淋浴的水声。终于,水龙头关上了,浴帘拉开。这是他从客厅沙发上起身去睡觉的提示,所以他就这么做了。在Eduardo过来之前,他脱下衣服很快换成睡衣。他钻进毯子底下只把自己的鼻尖露出来,然后茫然地回想着今天一天——包括oops你知道你签下的是自己的死亡证明吗百分之零点零三

以前,这样会有某种情绪折磨他——不是内疚,不,因为当他通盘考虑,对Facebook来说,这是有道理的。当他全面思考,对自己和Sean Parker来说,这是有道理的。以前,此刻会有新的情绪冒出来,听起来有点像是两个词,同情和Eduardo

但在所有这些发生之前,如果Eduardo一开始就没有半路离开,在最后一秒要后悔早就做下的决定已经迟了。现在一切都暗淡了,身边一把尖锐的刺刀,而这把刺刀今天会回家;也像挖指甲弄出一个永远不会完全愈合的伤痕。

当Eduardo走进卧室,一块毛巾缠绕在他的腰间,另一块干燥着他的头发时,Mark正在思考,并没有真正地注意。他在Mark的目光中突然停下,Mark也刚好跳回现实,停止思考。他盯着Eduardo。Eduardo盯着他。

Eduardo叹了口气,把毛巾放在梳妆台上,默默擦了擦眼睛,今天早些时候他眼睛下面还没有眼袋——他肯定没有在车里打盹,Mark总结道。他看起来身量高大,但戒心满满非常脆弱。于是第一次,Mark想要伸手环抱住Eduardo。用鼻尖蹭他的脖子,蹭他的脸颊。说所有他并不真那么想的,从来没有说过的,所有的Eduardo想要他说出来的话。


一辆摩托



Mark低低哼了一声,手指抓住了Eduardo的左胳膊,靠近他的那一只。Eduardo僵了一下,但随即他也转过身——朝向Mark,所以他们就能面对面了。在漆黑的房间里他们几乎看不清对方,但Eduardo的眼睛不知何故闪着微光。也许他还没停住眼泪。

"即便这样,"Eduardo说,声音低得几乎像耳语,"也解决不了所有事。"

Mark耸耸肩,"我没想过它可以,"他说。他凑得近了点因为他觉得这是被允许的,而当Eduardo没有推开他,他把下巴搁在Eduardo的肩膀上,鼻子埋进Eduardo的脖子窝里。

Eduardo什么也没有说,但Mark很确定他听见了一声吸鼻子的声音。"你想解决所有事吗?"Eduardo问,听上去很犹豫就像他也不确定什么是他想要的答案。

Mark只是抚摸Eduardo的背,因为他也不确定要回答什么。"睡吧,Wardo,"他说,等待Eduardo的呼吸变得平缓。他的手在Eduardo的背部从上至下慢慢移动,听着浅浅的呼吸喷到他的脖子上,爱极了Eduardo渐渐沉入睡眠的声音。所以,Mark也跟着沉入了梦乡。


End.


再屏蔽我就只能天台见了(撸袖子)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