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卷的亲亲

我是住在海港并且爱你的人

不会写文
To&for Jesse

【EM】Better Man Do Better Things

>原文 by aroceu

>又名《过来人叫你怎么谈恋爱》《震惊!Facebook总裁全程不露脸疑耍大牌》《两个男人在天台上的对手戏》和《论公寓里的隔音效果究竟有多差》

>Summary:不管怎么说,Facebook将会是接下来的头等大事,当Sean走进房子里,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在厨房里,正是阻碍Facebook变成理想中模样,超越任何人能想出的任何期待,利用他们得天独厚的一切优势——的最大障碍,粉碎了这一切——或者将要粉碎这一切的,毋庸置疑的那个人——Eduardo Saverin,正坐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脸埋在双手之中。

>字数:6931



>>




差不多他妈的凌晨四点的时候,Sean回到了房子,被从以前的地方驱逐出来,因为他大声了讲了很长时间电话,而且虽然大部分的实习生都不介意,沙发上的女孩们还是因为吸了太多大麻昏了过去。Sean不怕他们,真的;只是那天凌晨一点的时候,Mark在他自己的床上昏睡过去而Dustin假装努力工作(说真的,这家伙什么毛病),Sean再次跟Paul谈起了Manningham,在一个躺满了失去意识的女孩的起居室里。也许他的声音比应该用的音量高了一些,也许一个本应昏睡的女孩把微软游戏机的遥控器扔过去差点砸到他的头叫他闭嘴。那些东西都很昂贵,好吧,Sean不会冒损坏它们的风险,还得把它们重新放好,因为它们是他主要的娱乐来源,当他不用打电话叫他的人——你知道,那些人——来帮助他和Mark处理Facebook大大小小的破事时。



外出不是最明智的举动,主要是因为Sean很确定停在楼下过道边的车不是哪个住户的,而且那不是真正的车道因为它没有很好地分配车位,所以谁停在那的?房子边上有车库,但即使车库已满也没有人会把车停在自己家外边的街道上。这邻里的婊子都不值得信任,尤其是靠近帕洛阿尔托(注:美国旧金山附近城市)的。噢,斯坦福的小孩就像过来的大学生小孩一样纯洁无辜——也就是,愿意来买烟草,一点毒品,可卡因或者做点儿身体交易的那种——但Sean懂这边的行情,这是致命的。



Facebook之家(这是他们这栋房子的称呼,现在——仅仅是Sean,有这么个想法)像是个引领船只返航的灯塔,所有的奇思妙想都汇集于此,充分利用着环境而不是被其所害,不断超越自己试图做出下一番大事业。Sean知道,因为他曾经辉煌过,而那还不止是Facebook即将达到的辉煌,但也他妈的相当靠近了。



不管怎么说,Facebook将会是接下来的头等大事,当Sean走进房子里,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在厨房里,正是阻碍Facebook变成理想中模样,超越任何人能想出的任何期待,利用他们得天独厚的一切优势——的最大障碍,粉碎了这一切——或者将要粉碎这一切的,毋庸置疑的那个人——Eduardo Saverin,正坐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脸埋在双手之中。



正是八月份,所以外面太阳差不多已经开始升起,令人沮丧地提醒着人们又快要进入与别人竞争的模式。Sean悄无声息地走向他,说,"没有好好睡个美容觉?你今早上不是要坐飞机离开吗?"他从水果篮子里扯下一根香蕉——这不是他的主意,也绝不可能是Mark买的水果——但也许实习生中的一个是个健康生活的怪胎呢,管他的,Sean有时候也会感恩一根新鲜的香蕉。



Eduardo的双手依然捂着脸轻笑起来。"别跟我讲话,Parker。"



噢,所以他们现在是只叫姓不叫名的关系了。Sean可以忽略这个。"我们现在是房子里唯二清醒的人了,"他说,因为这是事实——Dustin在后门廊后的电脑桌面上睡着了,而深夜(或者说早晨)的这个时辰,剩下的实习生还都乱七八糟地睡在原处——几间卧室里的床垫上,或者直接睡在餐桌上。Ian之前在游泳池边的小路上睡着了。也许十九岁的孩子喝那么多的啤酒是个糟糕的主意。



Eduardo轻蔑地哼了一声抬起头。他的眼眶是红的,他的外套之前搭在椅背上,虽然跟之前并无差别因为他的裤子也是黑色的。他整套行头都是黑色,但又没有时髦的哥特式吸引力。那实在有几分无聊,Sean想起Mark告诉他Eduardo穿着名牌燕尾服实习,Sean对他的顽固哼了一声。



"那怎么又醒着?"Eduardo问,像是他才是房子里的话语权。尽管如此,Sean不介意顺着他的话走。



"晚上7点醒的。得跟上这栋房子里剩下的人的进度,哥们,"Sean说,拍了拍Eduardo的肩。



Eduardo猛地躲开他的手,定定瞪着他,“你有什么问题,”他说,只是他没有将其说成疑问句。他此刻的样子就像是他之前已经无数次对自己说过这句话,已经不在乎答案,因为Sean是他的问题,而不是Sean有什么问题。Sean已经相当习惯了。



但他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哥们,”Sean说,“是你在整件事中就像个来搅局的。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但这整栋房子,”他一边动作幅度相当大地比划着,“已经为某件事准备好了——某件革命性质的事。而你死死拉着缰绳往后拽努力要把我们带进在我看来你觉得是‘真实的世界’里面去,”他在空中比划了两个手势引号,“你需要的是更大的视野,就像我们其他人一样。”



Eduardo长久地凝视着他。



然后他又把脸埋进双手中。“自从跟Mark成为朋友之后我一直学习的一课就是有时候自以为是天才的人其实什么狗屁都不是,”他的声音从指缝里闷闷地透出来。“所以,谢谢你的建议,嗯。真的。”



Sean受到了伤害。好吧,他并不是真的受伤了因为他不需要Eduardo的认可。但这个家伙不是蠢货,他知道,即使Eduardo下定决心要表现得像个蠢货。“Mark和我也许的确很像,但我们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样,”他说,试图找到一个中间立场。



“别扯淡了。”Eduardo说。



”因为Mark跃跃欲试只是想要……做点什么出来然后看它能发展成什么样,“Sean继续道,”而且他为此经受的压力大得可怕。我不知道你看出来没有,但我知道怎么玩好这个游戏而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我在帮助他以便他能着手带大这个小宝贝,但就像,我经常能感觉到他处在崩溃的边缘因为这个东西还没有发展到它应该达到的程度。“



”他已经崩溃了吗?“Eduardo问。他的声调中有些许关心,Sean知道这打动他了。



”好吧,还没有,“Sean承认。”但我敢这么说。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得出来。“



Eduardo再次哼了一声。”因为那听起来一点都不像你幻想出来的。“



Sean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不是个好人——如果他不想的话他就没必要这么做,做这种自学之类的事就会轻易且毫不令人惊讶地导致不相信任何混球——但在文书上,Eduardo是CFO,公正来说Sean还住在Eduardo的房子里所以当需要的时候他需要适当示好。所以Sean说,”来,我们去外面聊吧,“而Eduardo怀疑地一动不动。



Sean翻了个白眼,开口道,”我们有个屋顶,几乎是原封不动,“他说,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离开,他听见Eduardo叹了口气跟上他。



房子后面的梯子是走上屋顶最快的捷径,Sean一开始试了几次都跌了下去(或者,是好几次,但只有Eric在那里,Sean叫他发誓不能把看到的说出去)然后才慢慢适应。Eduardo轻而易举地爬了上去,姿态和技巧都让Sean有几分嫉妒但哪怕他只剩最后一口气都决不会承认。好吧,也许他只剩一口气时会承认一下,取决于谁在场。



Eduardo跟上了他,走在他旁边,Sean咂着舌头。”我们应该带些啤酒。“他说。



”我不想跟你喝酒。“Eduardo说,也许话中比应有的恶意更多。



Sean举起双手投降。“嘿,冷静下来好吗,你有一个问题。自从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你就开始恨我而我根本没做错什么。”



“好像你对我不是这样似的,”Eduardo嘀咕。他单腿踩在高高的阶梯上,手肘横在腿上。Sean觉得如果他几个小时过后就要飞回纽约的话现在也许应该去睡觉,但相对的留他在这里聊天有几分酷,即使这家伙恨他还觉得他妈的他疯了。



“我从没恨过你,”Sean强调。Eduardo转向他挑起一边眉毛。“瞧,我刚知道你想早早结束派对。你全是,生意——生意——生意,而Facebook与那无关。对吧?”



Eduardo眯起眼睛看着他。“当然,”他慢慢地说,“但Facebook一桩生意。”



“Facebook—的—生意是其次的,”Sean说,“Facebook—是个—很酷的—派对—每个—路过的—孩子—都—想来—因为—所有—酷小孩—都—被—邀请了才是真正重要的,哥们。你就像——你就像,老是发火的严格的老爸,而我像是潇洒的叔叔。”



“相似之处在哪里?”Eduardo表情冷漠。



Sean摇头。“天,”他说,“我知道Mark信任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们搬到这里来没有哪一次你不生气。”



“也许是因为,”Eduardo说,咬紧牙关,“他和你和这里每一个他妈的其他人做的事就是浪费他妈的我的钱跟浪费他妈的我的钱。比方说那他妈是什么鬼?”他指向他们身旁坏掉的烟囱,Sean皱眉扭过了脸。是啊,那真的挺糟糕的。



“嘿,我来这不是干这个的,所以不能怪我,”Sean说,“但是——其他的事情。大学不就是这样的吗?Facebook不就是这样的吗?像个傻瓜一样,玩得开心,跟世界上的其他人分享这些事情?”



Eduardo静默了一分钟。然后,他勉强地开口了,“那就是Mark说的Facebook的样子。”



“它还是Mark的创造物,不是吗,”Sean带着微笑说道。



Eduardo随即发出一声低沉的,没有多少笑意的笑声,吓到了Sean虽然他没有说出口。“所有事总是回到Mark身上,”Eduardo说,“这挺好的,他——他是个天才,他才华横溢,”他话里全是赞扬像是很崇拜那个人,听起来却满是苦涩。“还有他想来加州,他想要拥有,还有你的愚蠢的会议——”



“因为我知道Mark想为Facebook做什么——”Sean试图插话。好吧,也许Eduardo的言语比他现在想聊的更深一点。



Eduardo没有理他继续说,“还有——还有他就这么完全忽视了也在纽约找风险投资,为做所有的事,而每次我跟他说话都是‘Sean这个’‘Sean那个’我太他妈疲于这种对话了。”



任何别的人都会以一声大吼或者甚至砸到Sean脸上的一拳结束这个长篇大论。然而,Eduardo,只是听上去很沮丧,并且垂下头揉着自己的鼻梁,看起来精疲力竭。这个人真的需要他的帮助。



Sean说,“所以我猜这就是你们俩在房间里大嚷大叫的内容。”



“整栋房子都听见了,嗯?”Eduardo说,头依然垂着。



"呃,基本上我们听见你们大吼但内容听不清楚,"Sean说,"父母打架,小孩总该躲出去比较好。不过我倾向于成为小孩里的大哥如果你俩最终打起来就把你们拉开。"



Eduardo讥笑道,"Mark不会试图跟我动手的。"



Sean严肃地点头。"他不会,"他赞同,不仅是一谈到武力值因为Mark就是个战五渣——不像Sean自己一样还能谈判——但Eduardo很有些威慑力而且外表看起来相当能打。Sean也不会试图跟他动手。



"Mark说你在帮助Facebook,"Eduardo说,抬起头再次直视Sean的眼睛,"但他一直告诉我我应该过来。然后他说——你知道他说了什么?"他再次发出那种奇怪的不带笑意的轻笑声。"他说他想——不,他需要我来这。"



Sean翻了翻眼睛。"我没想到Mark还有黏人的一面,"他说,与此同时Eduardo在说,"好像他真的这么想一样。"



他们面面相觑。



Eduardo说,"等等,你说什么?"



"哦,拜托,"Sean说,"他说他'需要'你?没有补充别的什么?他真是想方设法煽动你。"他希望他手边有瓶啤酒;这就是可以大口喝酒并且高谈阔论的时刻了。"显然你在生意上也没有帮上任何忙,我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破事他需要你。"



"你在说什么?"Eduardo说。他完全进入攻击模式了,尽管言辞上还没有那么咄咄逼人;Sean知道怎么玩好这个游戏。Eduardo的眼睛里酝酿着黑色的风暴,Sean开始在脑海里描绘最佳逃跑路线以便Eduardo最后真的要打他时能够脱身。



Eduardo说,"Mark说我被落下了。"



Sean的眉毛快挑到天上去了。"他这么说的?"



"这个,"Eduardo回想,"他说他怕我被落下了。差不多就是这样。他显然没有认真听我说。"



"显然没有认真听,"Sean毫不留情地说。"这个小家伙说他需要你。这话有些尴尬和同情,但别会错意——"



"那不是同情!"Eduardo吼道。



"随便你怎么说吧,咳,"Sean说,"为什么他情绪的中心意思是你被落在我的后边,因为对我来说很明显你没有对公司做出什么贡献除非你们俩睡过——"



Eduardo呛了一下,Sean骤然止住了。



"你们俩没有睡过......对吧?"他说。



"我,"Eduardo避开他的视线。"没有,"他说,显然这不是故事的全部。



后知后觉降临到Sean脑中。"你是,"他说,"哦天哪,这才是为什么他说他需要你。他需要你超级火辣的性爱——"



"哦天哪。"Eduardo说。



"是这个——"Sean忍不住笑了。所有事情此刻都有了解释。"是这个原因他叫你做CFO的?说起来,我一开始没觉得你是个坏的商业苗子,但上帝,Mark完全偏心,不是吗?在出现之前他甚至没有考虑过把网站变现的事,现在你是那一个人——"



"Sean,闭嘴!"Eduardo吼道,声音的回声如此之大让旁边院落里树上落脚的几只鸟受惊振翅飞远。



Sean只是陷入沉默等待Eduardo开口。因为这个人要不太过自制要不就是太压抑之类的。显然,Sean从弗吉尼亚州逃到加州后进步许多。他不知道事情在澳洲或者新西兰是怎样的——Saverin在弗罗里达呆过也在巴西呆过,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地方——但Sean也知道怎么听懂别人的潜台词。



"Mark和我,"Eduardo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有。睡在。一起。"



"噢。"这个推论也被淘汰了。



无论如何,Sean还是问道,"你确定?"



"我很确定如果我定期跟我最好的朋友做爱的话,起码我会知情,"Eduardo说。



Sean忍不住笑了。"最好的朋友,真可爱。"他说,"而且我没说定期,比如,即使有过一夜情之类的也作数——"



"没有过。"Eduardo突然打断了他。



他语调中的某种东西让Sean极为惊讶。Eduardo说没有过,但没有说出的话是,但我宁愿有过。那句深藏其中的话苦涩又惆怅,Sean自己接触过太多浪漫爱情的戏码,通常来说一个二十四岁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倾听自己心中的渴望,心中的——



——而Mark说他需要Eduardo,正对着他的脸这么说。Mark从没说这种话给——好吧,Sean从Mark那里得到最真诚的东西是一句敷衍的"谢谢"之类的,在他叫醒他去开会或者帮他招揽人手之后。没有一句话露骨如"我需要你",鉴于Eduardo又缺乏想象力又无聊,Sean高度怀疑他是不是夸大了这句话。Mark直接告诉Eduardo他需要他。Mark真是——



"哦天哪,"Sean说,"你们俩真他妈是瞎了我不敢相信我还得给你们做媒。"



他的嘴动得太快,脑子来不及找一个委婉的说法。因此当Eduardo问,"什么?"的时候,Sean直白地告诉他,"哥们,Mark渴望你。"



"你究竟在说什么?"Eduardo说。他看起来提高了警惕。Sean可以说他就放着这件事不管,然后欢快地将Eduardo从Facebook炒鱿鱼,而不是让Eduardo留在加州让他所谓的"最好的朋友"高兴。啧,不管怎样他都很高兴炒掉Eduardo,可是选择这个方法能将破坏性降到最低。



"我说,Mark对你有一种同性的喜欢,"Sean说,"或者双性的喜欢,我不知道他的喜好。但这就是全部的事实。想跟你生个孩子之类的。需要你在这里就像他需要一些什么浪漫的废话,不知道怎样对着你的脸说出这些话,在他的版本里就翻译成了三个字。"



"什么,"Eduardo说。



Sean趁机锤了锤Eduardo的肩膀——既然现在他们类似于坦诚相待,而且Eduardo大概也不会揍他,谁知道呢。"我敢说你的一生中需要他爱你,而他妈的你们中没有哪个人把真心话说出口一句!直接他妈的告诉他!"



"我很确定你全想错了,"Eduardo谨慎地说,"Mark不会——他不——不会是我,他不会——"



"Mark在感情上迟钝得像个核桃,"Sean说,"但是,他还直接对你说,他需要你。还不愿你告诉我。你他妈觉得这代表什么?"



Eduardo迟疑道,"代表着...他爱上你了?"



Sean笑了。"相信我,许多女士——人,都喜欢我,但Mark不是其中一个。"



"你怎么知道?"Eduardo怀疑地说。



"因为他们要不很蠢,要不就试图压榨我,"Sean说,“顺带一提,两者都行不通。无论如何,Mark是个怪胎但我敢说我不是第一个他渴望得到赞同的人,他也想要你的——”


“是的,没错,”Eduardo说。



“——他还想要你可爱的小屁股就坐稳在加州因为他也许需要我打理生意但你?他需要你是为了陪伴。因为你是他的‘Wardo’什么的。他对于有这样的感情感到害臊,也就是,”Sean翻了个白眼。像是,他也这么觉得,他也觉得感情太被高估了,将一切建立在感情上使人盲目,但这不代表当你有感情的时候应该忽视它们。或者糟糕地传递给别人,显然Mark就是这么做的。



Eduardo盯着Sean。“你刚刚说我屁股可爱,”他说。



Sean耸肩,理所当然道,“我看见什么就说什么。”



“我……”Eduardo似乎在考虑怎么措辞,这足够好了。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搞砸了这件事,Sean拒绝承担责任,因为他已经尽全力帮忙了。而如果事情发展成绝佳的同性恋人的性爱和独角兽(*注:同性恋标志之一 )之类的事,Sean会很乐意被犒劳。“你也许是对的,”Eduardo说。



“我从来都是对的,”Sean充满自信地说。



Eduardo哼了一声,但这次既不是轻蔑的也不是恼火的。事实上,甚至有一点友好。“当然。”



Sean撑着手肘。“你知道,”他说,一边俯视着树梢,底下是著名的101号公路。旭日已经高升到天际,尽管他们没有拥有一座城市之类的,而是仅仅一栋大学城里面满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学生,这感觉也相当让人愉快。“你也不是那么坏,Saverin。”



Eduardo甩了他一个眼刀。“我还是恨你,Parker。”



“呃,”Sean说,随即耸了耸肩。“我已经相当习惯了。”



出乎他意料之外,这令Eduardo露出了一个微笑。



*



他们后来没有再回房子里面,当太阳完全升起,大概一小时或者更久之后,Mark从房子里走出来看见他们两个在屋顶上,Eduardo像豹子一样轻捷地跳下来告诉他他们需要再谈谈。



然后Sean将他剩余的早晨都花费在了外面,其实也只过了一会儿Dustin就出来问Sean为什么房子里听起来像是床要被震塌了像是什么人在里面做爱把剩下所有人都吵醒了,Sean几乎笑得跌下屋顶去。



然后Eduardo有点想念他本应该回纽约的飞机但也没关系因为他跟Christy在电话里分手了(反应真够慢的,但Sean不介意收拾残局跟Christy在一起直到一年后Christy摔了他最喜欢的一根烟枪并说她已经找到比他更有价值的男人了,不管怎么说,总体情况还是令人满意的——心态好就成。)



然后Eduardo参加了一百万会员的派对,在Facebook的新办公室喝得醉醺醺地说,“Parker,”而Sean也醉得不轻地傻笑,说,“Saverin,”然后他们就可以聊聊Thiel尽管给了他们天使投资却也掩盖不了他是个混蛋的事实;聊聊Mark又如何日夜不停的工作,虽然很有必要但确实工作过量了;还有他们会搞定ConnectU公司(*注:Winklevoss兄弟和Divya一起创办的公司)的起诉将全部事情都解决,一起。



再然后,沿着时间线往下走,他们举行了婚礼,Mark看起来比他在Facebook工作的任何时刻都要开心,紧紧拉着Eduardo就像他仍然如以往一样需要他,跟Eduardo开怀大笑时看着Mark的目光中对他的渴望一样多,Sean对他的约会对象(Amy Ritter)耳语,“是我做的,”然后她踩了他一脚。






而且——好吧。Sean不算媒人也没有见证所有事情的发生。但如果你问起来。他实际上是而且促成了很多事情的发生,这两个人生活得很快乐,和Sean和Facebook和所有别的事一起站在世界的顶端,他们配得上的高度。



而这不正是最重要的吗?







END.



*评论里有GN提到:独角兽也指的是风险投资回报率异常高的公司,facebook和优步就是近年来最出名的独角兽公司。所以这里应该是指sean同时促成了同性恋人和公司两方面值得被犒劳。

最近沉迷这个太太的文,每篇都非常好看。

百日em进度:10/100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