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

时隔八百年,TSN还是拿了我的一血。

【EM】五条Mark没发给Eduardo的信息(一条发出去了)

Summary:点击发送?(也许不了)

原文 by fairy_tale_echo



>>


1.在一切变成噩梦之前


To: "Wardo" <eduardo.saverin@harvard.edu>
From: "Mark" <zuckerberg@facebookadmin.com>


E,


嘿,我知道你刚才很生气而且在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你就,像,浮在空中不知道怎么做出决定但是——呃。你瞧,Wardo,忘记刚才那点糟糕的小型谈话吧。我需要——需要来加州。我是指,你需要回来加州。就现在。是的,你需要来。我说的不只是来看几天——呃——一旦你可以就飞过来吧。事情运转得相当快速,甚至,比我跟你描述过的还要快,而且,我只是想——你需要来,Wardo,所以我们能谈谈,真正意义上的谈谈,不仅仅是互相对着大喊,所以没有什么事会比现在这样更糟。我知道也许你觉得我在说废话,我不想事情恶化,我们中的任何一个现在都可能犯下未来会后悔的错误……就——操他妈的纽约。来吧。就现在。我不能说更多的但如果你不来的话也许会发生……我是说,就过来吧。这是最好的抉择。


-MZ



2.身处噩梦之中的人(们)


To: Wardo

你没有换手机号码?


To: Wardo

你有想过我会在中途发信息给你吗?


To: Wardo

我为Facebook做了正确的决定。我没有感到抱歉。一点也不。


To: Wardo

你的操蛋的律师(bitch lawyer)问我有没有后悔,我会说实话。


To: Wardo

忘了我叫她bitch吧。我应该用混球。我不……噢!


To: Wardo

你知道我不是性别歧视者。我没有用农场动物那事攻击你!


To: Wardo

你【知道】我不会——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你了解【我】,Wardo。




3.本该逗笑他的一次


To: "Wardo" <saverin.e@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facebookadmin.com>


记得新生入学那个晚上我们聊到Bruce Wayne和Tony Stark吗?关于Tony某种程度上有点作弊因为他是个机械工程的天才?还有放一些电力装置在你的胸口其实不太值得因为大可直接套在Bruce牛掰的蝙蝠衣里?但随后我们就决定那很值得因为Tony可以他妈的飞在天上?关于如果Bruce Wayne和Tony Stark,这两个社会主义者,可以变成超级英雄并且,妈的,要是有他们那么多钱我们也能变超级英雄,甚至做得比他们更好?然后关于如果我们坐拥全世界的金钱我们会做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坐拥全世界的钱,Wardo,但是……我要这么做。


认真的,我会成为他妈的一个超级英雄。但我需要你帮我找个合适的藏身之处,搞一身可替换的伪装,也许再帮我做个核心反应堆。


也许……有可能……也做我的搭档。


(是的,一开始的搭档。但你可以说俏皮话,你很聪明,最终也许可以变身成夜鹰那样,我猜。不是每个人一开始就能变成蜘蛛侠的,Wardo。)


我的意思是,记住,那天晚上,Wardo。那时你承诺过你会的。


-MZ


附:需要一个酷毙的名字:Supero? Hyperion? Brainiac? 不,等等,最后那个有人用了。Beacon(无线电)?Hmmm,Beacon……那给了我点灵感。




4.愤怒的人(们)


@thinkdouble 推特?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网站的存在简直就是侮辱。在字符计数处点数你的用户名 = 垃圾!


@thinkdouble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书是1984,Wardo,而且追踪到你并不难而且是的,好吧,你愚蠢的推特是


@thinkdouble 锁着的但是你怎么可能觉得那会对我有用?不是说我关心你的推特内容(恶!)这是原则问题,不管怎么说——


@thinkdouble 不管怎么说这个网站就他妈是个笑话,“正在发生什么”……这意思不就是“上传你的状态”么?他们偷了我们的。是的,


@thinkdouble 我说了【我们】,Wardo。我们意味着我跟你。我们就像朋友……但Wardo,我们比那还要多,对吧?不是我们曾经那样,但我们——


@thinkdouble 有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我们”,不是吗?一个多过朋友的定义能互相给对方发消息的我们——我现在想着它,而且


@thinkdouble 去他妈的140个字母限制




5.喝醉的一条


To: "Wardo" <saverin.e@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facebookadmin.com>


waaaaaaardo,


在窝的联系人里还是wardo,我在做甚么?我们从来不是,我们葱未有过,但wardo,我纸道有的时候,拿种你看我的眼神——我回看尼的眼神,你有没有看到>


我因该告诉你在加州房子的晚霜,我应该就直接说:wardo,别担心广告商,跟我呆一起,我们不需要广商,我们会有别的钱。不是关于钱,是我——跟我呆一起,跟我呆一起。


我还是没觉得抱歉。


不抱歉管于那件事但——我——


应该在走廊吻你的,wardo。应该告诉你留下来




6.发出去的一条


To: "Eduardo Saverin" <saverin.e@gmail.com>
From: "Mark Zuckerberg" <zuckerberg@facebookadmin.com>


Eduardo,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我不期望任何别的事,我知道这听起来一定像是句无用的话。但说给你听很重要。我只是想说我真的很抱歉。


-Mark




====


—Eduardo回的一条—


To: "Mark" <zuckerberg@facebookadmin.com>
From: "Wardo" <saverin.e@gmail.com>


Mark,


你想谈谈吗?


-Wardo




END.



对不起今天的时间只够摸个鱼!

又是一篇5+1但我个人很喜欢的点是这篇不是【五次Eduardo没有回复的信息】而是【五次Mark根本没有发出去】。只要想想什么都不在乎的Mark有这样的小心翼翼就足够我说awwww了

唔大家有什么想要我翻译的吗?短篇那种。长篇的我还欠债呢hhh

评论(19)

热度(106)